结霜桥旧货市场——请问你们在缅怀什么呢?

20046339_10156057704695839_956484872008415973_n
(摄于2016年岁末 结霜桥旧货市场)

结霜桥旧货市场走入了历史,那是上个星期前的事,这期间我在FB上看到很多“忽然显露关心”的善心人,一时间他们变得义愤填膺,而我顿时感到有些疑惑:结霜桥旧货市场关闭之前,这些人在哪里呢?

我承认自己也不是这里的常客,只是偶尔到此吃一碗结霜桥的炭炉叻沙,然后就到旧货市场淘旧书,看着那些页面泛黄的书本,我仿佛有一种将时光收藏的感觉,不知道谁曾拥有它们,但有时还能看到书本旧主在书里留下的笔记。

结霜桥旧货市场即将关闭时,我没有追风似的到那里缅怀,我觉得就好像一位就要临终的长者,就剩下那么最后一口气,而大家都争先恐后去那里拍照缅怀,在网上洋洋洒洒长篇大论。

对于那些真的对结霜桥旧货市场有情结的朋友,我非常理解他们的感受,毕竟他们生命里某个阶段曾和它结缘。但对那些平时都鲜少涉足于此的,你们在缅怀些什么呢?不知怎的,我竟想起这句话:生前一杯水,好过死后拜鸡腿。

不久前我看到一个到处自称“香江达人”的网民上载了结霜桥旧货市场的照片,我向我们之间一位共同朋友说起这事,岂料友人竟回答说:“呸!他告诉我这个时候放这张照片才会有很多Likes👍!”。我不禁为之愕然。

我在想:这是不是一种病啊,比如某个地方即将消失,或某个著名美食摊贩即将退休收档,就会有一大堆平时和这些人事物毫无关系的人跳出来无限缅怀、诅咒、抨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唉!

2017年7月10日,结霜桥旧货市场结业,但它人头攒动、热热闹闹的情景还深烙于我脑海中。

 

【香港】二探香港“猛鬼”达德学校

314

达德学校坐落于香港元朗一个较偏僻的角落,它曾被美国CNN电视台和国家地理频道评为“亚洲十大恐怖地点”之一,在网上不难找到一大堆有关这所学校的恐怖故事,而在地的朋友更告诉我,说这是香港最负盛名的猛鬼地点。

不久前我再次探访达德学校,而这次大门竟是开着的,我见附近没人,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进去一探究竟。

这里的状况似乎是为了配搭“猛鬼学校”的身份:学校外墙上青苔斑斑、里头则处处石灰脱落、蜘蛛在各个角落肆无忌惮地结网,四周的寂静令人感到有些不安,某些时候甚至感觉自己被人从某处注视着。

但大白天的,小弟只是路过贵宝地,进来看看而已,我是来考察历史的,若有什么好兄弟之类的,请不要责怪啊,见怪莫怪!谢谢!—我如此安慰自己。😅

达德学校的平面建筑呈“U”字形,楼高两层,校舍中间是一个大礼堂,课室顺着左右两翼延伸,中间空地是一个篮球场,周边长满翠绿树木。课室里不仅满地都是废弃物,纸张碎片、汽水罐等,还有纸扎祭品、香纸,无疑增添了此处的诡异气氛,大白天的确阴森森。

其实,整座达德学校被坟墓群包围着,附近的民居楼房也早已人去楼空,难怪关于这所学校的灵异故事不胫而走,说什么有一个红衣女子(有说是某任女校长、或校长的妻子等版本)在学校里的厕所上吊自杀、有说数年前有一群中学生到此探险,后来在厕所里撞邪,达德学校的猛鬼盛名就是如此建立起来的。

不过我也从网上一篇文章得知:原来香港新界在清朝末年被割让给英国,英军进行接管时曾在此和乡民们打过一仗,这起事件鲜少被提起,史称:“新界六日战”(The Six-Day War of 1899)。

a

由屏山邓氏家族领头的乡民们武力反抗英军,不过因为武器落后而死伤惨重,最后以失败告终。由于政治原因,英国殖民政府和参战各族都有意遗忘这场战役,以致这起事件被埋在了历史的尘埃里。

文章作者也表示,这些阵亡的部份邓氏子弟就被埋在达德学校附近坟地。这也恰恰应证了我当时看到的情形,包围学校的墓主人们都是邓氏族人。

到底学校有没有猛鬼?这我真的答不上来,我的确什么都没看到,只是在离开校舍时,大门边一个角落里的白色“柜子”忽然有人探出头来,差点把正在沉思的我吓尿了。

哦!原来是校园的保安,我和对方鸡同鸭讲了好一阵,大概了解她刚刚出去拿点东西,所以并没有把门锁起,但如果我在里面再逗留10分钟,她就要上锁回家去咯。

252

我又回过头看看,天色逐渐转暗,被阴森包裹住的达德学校果然不负盛名。我忽然想到一件事,于是用我非常破烂的广东话说,刚才在课室角落里看到纸扎人祭品,想必还有村民来此祭拜吧,真是保留了古朴的民风。

原本一脸友善的女保安忽然板起脸来,她答说(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误的话):不要开玩笑啦,我从来没看过有人带纸扎品来,而且学校大门一向是锁着的,哪里会有纸扎人!

哎哟我的妈呀,真系吓死本宝宝了!
不知是哪个挨千刀的竟跟我开这种玩笑!
如果不是纸扎人,那我看到的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