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普渡寺——错过的睿亲王府

b

在网上偶然看到一张多尔衮半身塑像的照片,才恍然自己曾经到过他的王府。在北京,常常随便一个不经意的转角处,可以就是某个名人生前的宅院或某个历史遗迹。

睿亲王多尔衮是清朝入关定鼎中原的一个关键人物,他是清太祖努尔哈齐的第十五个儿子,侄儿福临(即清世祖顺治皇帝)继位时,他是摄政王,由于皇帝年幼,他成了大清皇朝最高权力的实际统治者。

2013年末,北京的冬天冷得怕人,紧握的双手感觉不到一丝温暖。我和友人刚逛完太庙,准备步行回到位于东城区的酒店时,走进了一个不知名的社区。在某处我们见到了这件约1点8米高的青铜像,底部写着:“睿亲王多尔衮”,而铜像身后则是建在高台上,一座不怎么起眼的寺庙。

走上前一看,才从门口上的牌子知道这是普渡寺,而周围就有一条胡同叫做普渡寺前巷。这里人迹罕至,当时只看到两三名相信是附近居民的小孩,在主殿前的广场打羽毛球。我和友人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更不知道关于这座寺院的故事,于是大约逛了一下就离开了。

岂料两年后,我在网上见到这尊多尔衮半身青铜像的照片,样子简直和我当时看到的一模一样,跟着看简介,才知道普渡寺的前身就是大名鼎鼎,摄政王多尔衮的“睿亲王府”。史料中说飞扬跋扈的多尔衮有时直接在自己的王府内和大臣们商议政事,指的原来就是这个地方!

我再翻阅史书,得知明朝发生的“土木堡之变”——原本当政的明英宗正统皇帝被太监王振“骗去”,率领五十万大军亲征来犯的蒙古瓦剌,结果反被对方俘虏,就在皇位空虚之际,他的弟弟郕王朱祁钰登基为明景帝。瓦剌军原本要用正统皇帝来和明朝政府讨价还价,但见他失去了利用价值,于是将他释放回到中国。

明景帝自然没有把皇位还给他,而是尊他为太上皇,然后把他软禁在重华殿。这个重华殿就是后来的睿亲王府。

根据网上资料,睿亲王府曾在乾隆二十年(即1755年)经过重新修葺扩建,被乾隆皇帝赐名普渡寺,这也是历史上最后一次修建,距今已有261年了。

如今普渡寺仅剩下山门、正殿、方丈院等建筑物保存较好,其他建筑物已被拆除,失去了原貌,这就怪不得我们当时“有眼不识泰山”了。

2013年,据《北京晚报》报道,普渡寺被列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不知那里是否已经设立说明牌,不然像我这样迷糊的访客可能就要走过、路过、全错过啦。

[北京]景山下的一棵树

     我听说这座小山丘原本默默无名,只因为大约400年前农民起义军攻进北京城,迫使明朝最后一任君主崇祯皇帝在此上吊殉国,让景山从此“出名”了,还蒙上一层幽幽的悲壮,就算时至今日,在残阳照耀下,仿佛还能见到1644年那天的惨状。

     当时的景山叫做煤山,据一些史书上记载,清朝统治者定鼎北京后,认为吊死崇祯帝的老槐树有罪,于是派人在树身上栓上一条大铁链,并称它为“罪槐”,同时规定清室皇族成员路过此地都要下马步行,以示对崇祯帝的尊重。

     那棵老槐树就在景山脚下,不过今天大家看到的却是后来补种的,原本的那棵“罪槐”经不起数百年的岁月摧残,已于1966年枯萎“伏法”了。如今,游人们经过这里缅怀古人时,还能看到一座书写着:“明思宗殉国处”的石碑,这是故宫博物院在1930年请书法家沈尹黙写的。

     我也曾在史书上读过这么一段,秦始皇登泰山途中遇到大雨,躲避在一棵树下,因为这棵松树“护驾有功”,被封为“五大夫松”。

     同样是树,命运却如此不同。其实一切都是人在搞的鬼,管这些树木什么事呢?它们又懂什么功过之别?人类的恩恩怨怨却要无辜的树来代过受罪,有时读历史,读到这样的故事真是让人啼笑皆非,深感唏嘘不已。

   

[北京]袁崇焕祠和墓地

     2013年末,冬天的北京十分寒冷,白天的气温最高也只有10多度,走在大街上感觉鞋子里面仿佛有免费冷气,连那前门大街的树木也被冻得光秃秃的,但就是不下雪。

     这天我带着朋友一同在老北京胡同里穿街走巷,目的地是一处非主流旅游景点,甚至很多老北京人也不太确定它在何处,我们要去的是靠近广渠门内的袁崇焕祠和墓。

     袁崇焕,这或许是一个对很多人来说有些陌生的名字,但金庸武侠小说《碧血剑》里的主人公袁承志,就是他的儿子。故事大致上说,袁崇焕为明朝带兵组织清朝入关,但最后反被陷害行刑,以致袁承志流落江湖并拜倒华山派门下,他学习了武功,日后计划闯皇宫为父亲报仇。这个剧情自然是编造的,连“袁承志”也是虚构人物,可是袁崇焕被皇帝冤杀的事情却是真的。

     明朝末年,各地烽火四起,朝廷疲于应付东北崛起的满洲铁骑,和将要打到北京城的李自成起义军,袁崇焕就是在这个时候被任命为蓟辽督师。他在阻挡清军(当时称为后金政权)方面立下了赫赫战功,据说清太祖努尔哈齐就是在一场对垒他的战役中受伤身亡,先姑且不论是否属实,但可见袁崇焕的出现,为原本犹如日落夕阳的明朝带来了希望。

     可惜,就是这么一位英雄人物,最后还是中了努尔哈齐继承人皇太极的计谋,被生性多疑的崇祯皇帝召回京师,没多久就以“通虐谋叛”的罪名被判凌迟处死。

     据记载,袁崇焕被行刑之残情令人毛孔悚然,当时北京城里的人都认为他真的和敌人通敌卖国,竟然纷纷生吃他的肉,以至于没有人敢为他收尸。直到太阳下山后,才由袁崇焕生前一名佘姓部将把他收敛,并安葬在今天北京广渠门内的广东义园,也开启了佘姓后人世世代代为袁崇焕守墓的美谈。

     经过了一番寻找,我们终于在GPS的帮助下找到袁崇焕祠和墓地的位置,灰色的砖墙令它看起来很不起眼,要不是门外上写着:明代民族先烈袁崇焕墓,我们恐怕还需要再找一阵子。

     这里十分幽静,没有故宫那种人潮的喧嚣声,也没有成千上万游人们的“盛况”,而售卖门票的竟然就是当初那位佘义士第十七代后人佘幼芝。她说,整个祠与墓已被政府接管,因此无法再继续为袁崇焕守墓,但她仍坚持到这里来工作,用另一种方式守护袁崇焕。

     袁崇焕祠的布局很简单,只有一主二偏殿,其后便是袁崇焕之墓。主殿内挂有袁督师的画像,还有他亲笔写下的“听雨”石刻、康有为题写的《明袁督师庙记》手书等珍贵文物。

     通过主殿后门进入墓园,能看到两座坟墓,正中间的坟碑上写着:“有明袁大将军墓”,是1831年道光十一年由湖南巡抚吴荣光所写,而一旁则有另一座较小的墓,它的主人就是冒着生命危险替袁督师收敛遗体的佘姓义士,这两座墓在文革期间遭受破坏,但如今已回复肃穆,让游人来此凭吊忠魂。

     地址:北京,东城区东花市斜街。原是广东义园旧址。  

map

(照地图中方向走,从广渠门地铁站过去比较方便)

 

[北京]清西陵——初探雍正陵

雍正皇帝朝服全身像。
雍正皇帝朝服全身像。

文:沈斯涵

      走进清西陵,那里没有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磅礴气势,也没有游客熙熙攘攘的吵杂声,这里有的只是庄严肃穆,虽然很多地方已年久失修,大红墙上的漆已脱落,但,寻访者或许要的就是这种陈年的破败感,仿佛就是一段真切历史的见证。

651 648 650

     今年1月冬天,我到访清西陵,记得抵达雍正皇帝的泰陵时已下午4点,我在清西陵文物管理处研究员邢宏伟老师的带领下,拜访了这座迄今285年的皇家陵墓。

     清朝12位皇帝中最富有争议性的恐怕要属雍正皇帝了,种种关于他的隐秘传说好比一层层神秘的面纱笼罩在他的身上,让人很难看清的他面目,更不要说是要给雍正帝下一个定论。

     不仅如此,这些年来随着不同的影视及文艺作品纷纷以他为主角,大家更以为这位皇帝平时就是嗜血如命,残忍成性,同时又是一位大情圣,成天躲在后宫周旋于不同嫔妃之中,然后一方面派“血滴子”出外杀害兄弟及朝中异己,大家仿佛对他没有很好的印象。但是,历史上的雍正皇帝是不是就如同大家说的一样呢?

     先做个介绍,雍正帝是康熙皇帝的第四个儿子,在位时设置军机处加强了中央集权,推行不少如摊丁入亩、火耗归公等打击官员们贪腐问题的一系列政策,对史学家们称为的“康乾盛世”起到了承先启后的作用,雍正帝确实有他的历史贡献。

655 657 658

     雍正帝葬在清西陵里的泰陵,和后世子孙嘉庆帝、道光帝和光绪帝的陵园散布在永宁山下,而泰陵是整个西陵中最宏伟壮观的陵园。雍正帝生前曾下诏不为自己的陵墓修建石像生和神道,但他好大喜功的儿子乾隆帝不但为泰陵补建了石像生和长达2点5公里的神道,还在神道面前建造了中国目前对大的三座石牌坊。

     关于雍正帝的陵墓有这么一个传说,说雍正帝在父皇康熙帝病重的其中一个晚上,喂他喝一碗“人参汤”,了结他的生命,然后篡改传位遗诏,从自己同母弟弟皇十四子胤禵手中把皇位抢过来。而后他因为愧对自己的父亲,不愿依据“子随父葬”的传统,把自己的皇陵建在清东陵,于是到别处另辟皇陵。谣言传得煞有其事一样,难道,真是这个样子吗?

     其实不然,而且还很荒唐。

     邢宏伟老师说,雍正帝登基后原本想要在清东陵寻找一处风水宝地,起初也想葬在父亲身边,但可惜负责勘察地点的大臣却回奏说那里情况不太理想,所以才会辗转在易县“落户”建陵,而这些都是档案中都有明确记载的

 “朕之本意,原欲于孝陵,景陵之旁卜择将来之地,而堪舆之人,俱以为无可营建之处。”

——《雍正朝起居注册》

      后来葬在清东陵的乾隆帝陵墓出现渗水的问题,道光帝还为此把已经在东陵建好的陵墓全部拆掉,搬到了清西陵去,事实证明了雍正帝做的决定不无道理。

     史料上的记载直接粉碎了谣言之说,他能够在康熙帝三十五个皇子之中脱颖而出,是一系列政治角力的结果,弑父夺位也是穿凿附会的说法,但当然关于他的谣言还有不少疑点,加上年代逐渐远去,想要把历史真相拼凑在一起,恐怕还需要研究人员的不懈努力。

     思绪,再次回到泰陵,四周仍然一片寂静,偌大的皇陵里竟然没有一个游客,几只乌鸦耸立在大殿的脊梁上,似雍正帝的贴身侍卫,在守护着他的万年吉地。

    说来也真是奇怪,清朝覆灭后,清东陵里多个皇陵惨遭浩劫,几乎所有的墓地都被盗掘过,唯有在西陵,只有光绪皇帝的崇陵被盗墓者“光顾”,其余的全部幸免于难。

660664

    也就是说,雍正帝的陵墓里所有的陪葬品还在,所有的秘密也都被尘封在泰陵地底下。有人说他因为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文字狱,被主角吕留良的女儿吕四娘潜入宫中杀害,还把他的头砍下来带走,所以泰陵地宫的棺椁里是一具无头尸,需要乾隆帝用一个金头代替父亲的头颅。

    虽然史学家们都认为这个故事的可靠性微乎其微,但事实胜于雄辩,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在确保文物安全的情况下,研究人员能进入泰陵地宫一探究竟,把事实真相公诸于世。

666

    此时已近黄昏,泰陵明楼在彩霞余晖的衬托下显得有些醉人,还是那片宁静,仿佛就是雍正皇帝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那种冷漠,我望着他坟头上的参天老树,无处不透露出这座墓主人生前的苍凉。

     雍正帝非常勤政,单单在雍正元年就批阅了1万498件奏章,次年就更多了,是1万3327件,并且还要在奏折上批示,批语有时比奏章本身写得还要长,恐怕还真没什么空余的时间躲在后宫当情圣。难怪清史研究奠基人孟森这么评价他:

 “自古勤政之君,未有及世宗者。”——《明清史讲义》

      意思是说,自古以来,勤政的君王中没有一个比得上雍正帝,甚至有一派学说认为他的死因是过劳死。

     随着夕阳渐渐没入山间的树林中,我们一行人坐上之前来时的车上,必须在天色变黑之前赶回梁格庄行宫(清西陵文管处)。

     就在泰陵前的圣德功德碑前,我再次转身看看这座陵墓,它还是宁静得太神秘了。


  

[北京]清西陵之崇陵

2015年初,有幸和清史网驻京办事处主任孙玉田,在清西陵文物管理处副主任王江山和研究员刑宏伟的陪伴下,对这座清代皇陵进行了考察。

307316

清朝在北京有两处皇陵,那就是河北遵化市马兰峪的清东陵,和另外在河北保定市易县的清西陵。

清西陵距离北京市120多公里,共有4座皇帝陵,包括雍正皇帝的泰陵、嘉庆皇帝的昌陵、道光皇帝的慕陵和光绪皇帝的崇陵,此外还有3座皇后陵、若干座公主、妃子园寝,也是中国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我们一行人参观的第一座皇陵是清德宗光绪皇帝的崇陵,中国封建帝王史上的最后一座皇帝陵墓。

 光绪皇帝悲剧的一生

说起光绪,对中国历史熟悉的人必定不会对他感到陌生,因为他在位的33年里发生了很多震慑古今中外的事件,比如:慈禧太后第二次垂帘听政、中日甲午战争、百日维新、义和团运动和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等。

简单说,光绪皇帝,爱新觉罗氏,名载湉,他的父亲是道光皇帝第七子醇亲王弈譞,母亲是慈禧皇太后的妹妹,这么算来他也是慈禧的外甥。因为慈禧的儿子清穆宗同治皇帝早死无后,她把和自己血缘关系最近的载湉过继给丈夫咸丰皇帝,名义上即成了咸丰帝位。

Guangxu_Emperor

可是光绪帝登基时只有3岁,因此国家大事一切交由慈禧太后处理,就算日后长大亲政,实际大权仍掌握在慈禧太后手中。光绪皇帝虽然生性懦弱,但还是立志要强兵富国,所以组织了所谓的帝党,要和慈禧争夺政治实权。

光绪二十年爆发了甲午战争,清朝虽人多势众,但武器方面不仅弱后,还年久失修,导致清军在战场上节节败退,最后经营多年的北洋舰队几乎被日本现代化海军歼灭,光绪皇帝被迫含泪和日本侵略者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从此割让台湾及辽东半岛、赔偿战争军费等等。

光绪皇帝之后决定变法改革,启用康有为、梁启超等人推行名为“百日维新”或“戊戌变法”的新政,并以年轻的谭嗣同、杨锐、林旭、刘光第等四军卿架空原有的军机大臣,受到以慈禧太后为首的当权保守派的反对,双方的摩擦迅速发展到剑拔弩张的情况。

可是最后还是慈禧太后手段高明,她发动政变,把光绪皇帝幽禁起来,参与维新运动的大臣也被捕然后处死。堂堂大清国皇帝沦为阶下囚,光绪从此失去人身自由,被困在瀛台涵元殿,一生只能用悲剧作为总结,1908死后葬在清西陵的金龙峪。

 苍凉的崇陵

清史网一行人下午4点多抵达崇陵,其时正值冬天,白天较短,因此天色已似黄昏,道道霞光照在红墙黄瓦上,加上归来的乌鸦“呀呀”声不断,整个皇陵被罩上了一层苍凉。

清西陵诸皇陵中目前只有崇陵是开放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这座皇陵曾被人盗掘过。负责讲解的邢宏伟老师说,崇陵的建造过程一波三折,首先因为建造经费的问题曾经停工过。光绪帝驾崩后,大清皇朝已经进入风雨飘摇的年代,朝廷疲于应付各地的起义活动,尤其是革命党的崛起,每年财政捉襟见肘。

后来清王朝被推翻后,崇陵由逊清皇室筹钱继续修建,直到光绪帝死后的第5年,即1913年才进行下葬,他的棺椁才正式安放于崇陵地宫中,同年病逝的隆裕皇后也葬入。

左侧为皇帝棺椁,右侧敞口为皇后棺椁,皇后椁盖倾侧在皇帝椁盖上

邢宏伟说,1938年一群身份不明的军人盗掘了崇陵地宫,他们用斧头把光绪帝棺椁的正面凿开一个直径约3尺的圆洞,把他的遗体从棺材内拖出来,然后就七手八脚地盗走棺内的随葬品。这群目无法纪的盗贼同样把隆裕皇后的棺椁打开,抢走了棺内的宝物。好在他们只为求财,因此光绪帝的遗体没有受到严重破坏。

“虽然崇陵被盗,但盗墓者可能对清代的陵墓制度不太了解,他们不知道棺椁下方有一个金井,而里面还有大量的镇墓之宝。”她说,后来清西陵文管处工作人员清理崇陵时,发现金井内的20多件珍宝竟丝毫未损地保存下来,而光绪帝和隆裕皇后的遗体则分别被收敛在重新修好的棺椁内。

此时,距离下葬那天已有102年了,所有的动荡及风雨飘摇早已成为过去,我们站在棺椁前沉默了一阵,众人若有所思了一番,才缓缓步出地宫。

321

崇陵是中国最后一座帝王陵寝,其规模虽然不如雍正帝和嘉庆帝的陵墓那么宏大,没有大碑楼、石像生等建筑,但是它除了继承清代建陵规制,参照咸丰帝定陵和同治帝惠陵的风格之外,又吸收了古代建筑技术的一些精华。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关于光绪帝的感情故事时常被搬上大荧幕,从早期(1975年)由李翰祥执导、狄龙饰演光绪帝的《倾国倾城》到现代的香港TVB或大陆制作的清宫剧,这使得很多人对他和珍妃的事迹不会感到陌生。

光绪皇帝一生活在慈禧太后的掌控下,虽贵为皇帝,但婚姻方面也不自由,被迫娶慈禧的外甥女叶赫那拉为妻(即后来的隆裕皇后),另两位妃子则由他他拉氏一对姐妹充任,她们就是后来的瑾妃和珍妃。

据史料记载,光绪帝大婚后,隆裕皇后逐渐失宠,瑾妃生性忠厚,不会巴结人,和光绪帝相处默默,只有珍妃天生丽质、善解人意,同时能歌善舞,又精通琴棋书画,让光绪帝在冷漠的深宫中感受到丝丝温暖。

珍妃照。
珍妃照。

可惜好景不长,后来八国联军进攻北京城,慈禧太后挟持光绪皇帝出逃,临走前以“保全珍妃清白”为由,下令清宫太监二总管崔玉贵把她推进井里淹死,死时才25岁。

后来到了民国四年(1915年),她姐姐瑾妃命人在这口井旁边布置了一座小灵堂以供奉珍妃牌位,灵堂上还悬挂一额纸匾,上面写着:“精卫通城”,以颂扬妹妹珍妃对光绪帝至死不渝的一片真情。

至今,这口井还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内,就被命名为“珍妃井”,当时珍妃的遗体在井内沉尸了一年多,直到1913年才迁葬清西陵的崇陵妃园寝,一对苦命恋人终于在长眠于地下后能够再聚首。

333

342

记得当天,我随着考察团走出崇陵时,发现崇陵妃园寝就在崇陵约一公里外。幸得清西陵文管处及当地政府的致力保存,珍妃墓今日依然保存完善。只是光绪帝硬是和不喜欢的隆裕皇后葬在一起,心爱的珍妃却远在陵外,这令我们感到不胜唏嘘啊。

我们上车前往下一站,我不禁回过头再看看,那远去的崇陵越来越模糊,但关于光绪皇帝和珍妃的爱情故事,一直在我心头缭绕,着实让我郁闷了很久。

作者是新加坡清史研究网主编、新加坡作家协会财政、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学术委员、南洋沈氏公会受邀理事和新加坡道教总会青年团理事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