睹物斯人

生于斯,长于斯

1

香港一向给人繁荣、现代,还有典型“买东西吃东西”美食天堂、购物天堂的印象,可是殊不知在这一切繁华的背后,都有一道道深厚的历史柱石在支撑着。

2017年11月我到香港时,好友罗樂然(澳门大学历史系教授)知道我好 “历史味” ,特地带我到位于九龙城,探访一个名为 “宋王台” 的纪念石碑。

相传南宋末年,首都临安被元朝蒙古大军攻破,年幼的皇帝宋端宗赵昰和宋少帝赵昺在朝臣陆秀夫、张世杰、文天祥等人护送下南逃,可是元军统帅伯颜一心想对宋朝皇室斩草除根,因此一路穷追不舍。

0

后来宋元两军在今天的广东新会发生“崖门海战”,双方据说投入了军队30多万,但战争的结果却是元军以少胜多,宋军全军覆没,南宋正式灭亡。1279年3月19日,丞相陆秀夫见已经无法扭转颓势,便背着刚满8岁的宋少帝赵昺跳海殉国,少帝母亲杨太后听说此消息,感叹南宋复国无望,同样选择投海自杀殉国,这一件件悲壮的事迹被后人载入史册。

据网上资料指出,后来附近的百姓在一块可容纳50多人的巨岩上(相传宋端宗赵昰曾在此岩下洞内休息),刻上“宋王台”三字,巨岩被称为“圣山”(Sacred Hill)。可惜在二战香港日占时期,日军为了扩建启德机场而炸毁这块岩石。

尽管扩建机场的工程还没完成,日军就已经投降,但后来接管的港英政府因为空运需求增加,最终把圣山夷平,巨岩残骸则被移到新建的宋王台花园展览,从1960年开放至今。

我继续查找资料,也有说当年崖门海战之后,宋少帝的遗骸漂到今天深圳赤湾附近,被一位僧人发现,并从他身穿的龙袍认出是宋少帝,于是将他就地安葬。这个从照片中看起来不像帝陵的宋少帝陵现为深圳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到此追古凭吊一番。

583FC66B-C12E-49F5-A324-F969756EE356

罗Sir说,清朝覆灭时,一些忠于大清帝国的“亡国臣民”移居香港,他们并不认同共和体制,也对当时中国的政局感到失望,因此还会定期到宋王台来怀念清朝,因为宋王台就代表了中国封建帝制的象征。

今天,宋王台仍然伫立在九龙城马头涌一角,我依稀记得当时那里的游客不多,而它就寂静地注视着这几百年来的改朝换代,以及香港天翻地覆的变化。

历史往往让一些人感到很沉重,但细读之后又被它深深吸引及感动。这个“景点”一般人可能只会待20分钟吧,但我却在宋王台前注释良久,没想到这块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大石头,背后竟然承载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故事,我心想:如果它能说话,它将讲述说多少尘封已久的往事?


200-1pr9114505x0.jpg

2018年最轰动的清宫剧《延禧攻略》,故事一开始女主角魏璎珞为了查探姐姐在宫中猝死的原因,意外发现事情很可能和乾隆皇帝的弟弟和亲王弘昼有关。

姑且先写到这里,因为本文要探讨的不是魏璎珞,而是弘昼的母亲,也就是在《延禧攻略》中出现,最后被雷电劈死的“恶婆娘”——纯懿皇贵妃耿氏。

根据清朝皇家陵寝制度,如在其他文章中也提过,就是后宫嫔妃们死后一般要葬到皇帝皇陵附近,这片建筑群被称为妃园寝,例如康熙皇帝的景陵妃园寝、雍正皇帝的泰陵妃园寝等等。

2184

泰陵妃园寝,位居中间的坟包最显贵,属于和亲王弘昼的母亲——纯懿皇贵妃耿氏。(摄于清西陵)

2018年岁末,冬天,我来到了泰陵妃园寝,这里是雍正皇帝妃嫔们最后的归处,它地处偏僻,由于停止对外开放,因此这里没有任何游客踪影,只有殷红色的围墙在热阳下照耀,显得格外刺眼。

泰陵妃园寝中一共葬有21位妃嫔,这些坟包如扇形散落在园寝内,其中以纯懿皇贵妃耿氏占据了最尊贵的位置(她的宝顶位于前排正中),不仅因为她是乾隆皇帝弟弟和亲王弘昼的母亲,也因为她是这座园寝内唯一的皇贵妃。

根据陵寝档案记载,除了这位皇贵妃,还有4位妃,剩余的就是嫔、答应、常在、贵人等较低阶侍妾,例如张格格、苏格格、伊格格。与另一部以雍正皇帝后宫宫斗为剧情的《甄嬛传》不一样,雍正皇帝这个人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批阅奏折、处理国家事务上,是一个标准的工作狂,所以他的后宫相对来说也比较简单、比较平淡。

随着最近《延禧攻略》、《如懿传》等宫廷剧热播,很多人开始对清朝后宫感兴趣,甚至有人想要穿越回到清朝,想给皇帝当嫔妃,我记得数年前,在中国就有一位小女孩抱着这样的梦想,“噗通”一声投进湖里,以为这样就能够穿越时空,但最后不幸溺毙。

难道皇帝的女人就那么好当?难道皇帝真的如戏里面那样痴情?或你认为进宫成了皇家的嫔妃,那里就有永无止境的荣华富贵在等着你吗?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后宫里的世界也往往是这样的情况,与皇室结亲家,那可不是我们一般老百姓想象的那样:郎才女貌,情投意合,两人就白头偕老,幸福美满。那是政治婚姻啊,某个官宦人家把女儿嫁入皇宫,她的父亲、兄弟都会有赏赐,多少也会有封爵、再小也是一个芝麻绿豆的官儿,全家就有了保障和荣誉。

没有被雷电劈死,纯懿皇贵妃耿氏活到95岁

当然例外还是有的,像本文之前提到的纯懿皇贵妃耿氏,她入侍雍王府时初为格格,年仅14岁。9年后于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生下皇五子弘昼,但没有马上得到提升,直到1723年,丈夫雍正皇帝登基后才封为裕嫔。在清代后宫制度中,嫔属于中等阶级,生活待遇及条件都比之前还要好。

雍正八年(1730年),晋为裕妃,此后到雍正皇帝驾崩再也没有得到任何封赏。不过她儿子弘昼颇得到父皇的宠爱,获封为和亲王,在雍正十三年时,清廷设置办理苗疆事务处,雍正皇帝让他和兄长弘历(即后来的乾隆皇帝)一起主持,可见他在父皇的心中有一定的地位。

耿氏在乾隆二年(1735年),被乾隆皇帝尊为皇考裕贵太妃,后来到了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准备过90大寿的前五天,乾隆皇帝又晋封她为皇贵妃。徐老师在《清西陵史话》中说:“以90岁高龄被封为皇贵妃,不仅在清朝空前绝后,就是在中国历史上都是罕见的。”

a3f24b44c0cd48e99b94dd75698cce6c

耿氏很长命,一生活过了95个春秋,没有宫廷剧里那么戏剧化,不是被人投毒而亡,更不是如《延禧攻略》中说的被雷劈死,人家真是寿终正寝的,没有剧中演绎的那么惨烈、悲壮。戏剧再一次拉开了和史实的距离,观众们在观看时,不应该把这类情景当成是事实真相。

与大部份其他后宫嫔妃不同,耿氏可谓是一生富贵,不过儿子虽然当上亲王,但在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去世,死时58岁,尔后的岁月里,她只能继续活在丧子的空虚中。

和其他葬在这座妃园寝的女人相比,耿氏显然幸福多了。其余较低阶侍妾如马常在、那常在、海贵人、安贵人…李常在、苏格格、张格格等等等等,在史书上的记载非常浅薄,往往只有草草几行字,仅记载何时生何时死,对于她们在宫里的生活鲜少有半点着墨。

园寝内默默无名的女人们

其中有一位马常在,她死于乾隆三十三年的夏天,彩棺暂安于田村殡宫,一直到乾隆四十年十月被乾隆皇帝发现,龙颜大怒,惩处了一批官员后,马常在才得以奉移至泰陵妃园寝下葬。哪怕是现在人读到此事,也会为发生这样的事情感到岂有此理,莫名其妙!

2207

到泰陵妃园寝考察时,此处正在进行修缮工程,我和同行友人绕到后边的小山丘上,想从这里俯视整座园寝,后来竟然有人也跟着我们上山,途中还数次拿起手机偷拍我们,或许他们担心我们是盗墓贼呢!

确实是,就算步入了21世纪,盗墓这个古老的“活儿”还是后继有人,清东陵前几年就传出了好几件盗窃案,所以此次被人跟踪偷拍,我也深感欣慰,至少这里的保安措施做的十分认真、到家呀!

从山丘上望去,园寝里的21个坟包历历在目,印证了史书里的记载,只是如先前说的,这些女人的平生事迹已不可考,她们近乎不曾在这个世界留下任何故事。古人云:“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轻如鸿毛。”其实我觉得,只要此生不愧对天地,哪怕是走得干干净净、安安静静,那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此外,历史到了这里也留下了疑点。

根据清陵专家徐广源老师考证,雍正皇帝有后妃30人,妃园寝内葬有21人、泰陵内葬有一后一妃、泰东陵里的孝圣宪皇后(即《甄嬛传》里的甄嬛),还有一位不知为何葬在清东陵的老贵人,剩余的5人至今下落不明。

历史是一个很脆弱的东西,它无时无刻都在岁月的催促下流逝,也无声无息地留下不少谜团等待后人去揭开。


参考:

《清史稿·卷二百十四·列传一》

《清皇室四谱》

《清高宗实录》

《清西陵史话》徐广源著

 

2

平遥县衙每天都有”县官审案“ 的表演,让访客遥想当年的情景。

人们往往把县官(知县)称为九品芝麻官,说的就是这个官位很低,低到只有九品、芝麻绿豆那么大,但很可惜,这样的说法有些错误。“知县”也是我们戏剧里常见到的“县太爷”,这是古代中国县级行政区里的最高官员名称,掌管了所辖区域的行政、司法、审判、税务、兵役等大权,而且也不是九品,是堂堂正七品官衔。

今天我们到平遥旅游时,能在古城中心见到一座平遥县署。据介绍,它始建于元朝,迄今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我是在2018年4月到平遥的,由于当时正值清明节假期,平遥古城里游客人潮汹涌,无论到哪里都是人山人海。

所谓:“一字入公门,九牛拽不出”,这里的“公门”指的就是衙门,意思是只要一张状纸送进衙门,就会身遭诉讼之累,不过今天的游人已经不管这些了,只要购买张套票,包括平遥县署在内的几个景点都可以随意进入。想必当年曾在此衙门中办公的县太爷不曾料到,自己的衙署有一天竟然会有如此多人进来游览。

按照封建社会多年行成的惯例,官府必位于城的正中轴线上,这道理和紫禁城位于老北京城正中子午线上是一样的,而在县署平行不远处就是平遥城隍庙。城隍爷被道教尊奉为“剪恶除凶,护国安邦”,并兼领阴曹地府诉讼事务,成了县城的守护神。

根据明朝规定,所有新知县在上任前,必须先到当地城隍庙斋宿一夜,以聆听城隍爷的教诲,后来的清代基本继承了明代的典章制度。

平遥县署是中国保存最完整的四大古衙之一,保留了前院审案的大堂等办公场所,还有后院住宅和花园,整体规划和紫禁城的前朝后寝规制相似,就连关押犯人的监狱也被完整保留下来,每天固定时间都有县太爷升堂断案的节目表演,十分有趣,想要了解明清县官制度的朋友可以前来这里参观。

天理国法人情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平遥县署内的大堂之后,还有一个被称作为二堂的地方,知县除了每天上午大概9点在大堂审案、办公,这里审的案件都是大案,比如什么谋财害命、什么杀人放火都是在这里处理的。

在二堂则是审理一般民事纠纷的地方,而在二堂大门前挂了一幅门联:

与百姓有缘才来到此;

其寸心无愧不负斯民。

友人阎明是地道的平遥人,他指出,下联里的“愧”字少了一点,“民”字则多了一点,寓意要父母官对百姓多用点心、少一点愧疚。此外,在二堂对面的梁上正中央挂着一个匾,上面书写着:“天理国法人情”,这是中国古代社会处理司法案件的基本精神。

我觉得这块匾就挂在县太爷座位的对面,这是要给县太爷审理民事案件,准备做出裁判时看的,时时刻刻提醒县太爷,该用什么样的标准裁断百姓之间的纠纷。

不过纵观历史,无论是哪个朝代,出色的父母官并不多见,更多的是庸碌无为的县太爷,也有不少贪赃枉法的衣冠禽兽,打着朝廷的令牌来鱼肉百姓,什么警示名言、什么座右铭,在亮灿灿的银子面前,这一切也只是摆设品罢了。

骇人听闻的冤案《淮安奇案》

李毓昌的仆人们竟然串联毒死主子!

清朝嘉庆年间就曾发生过骇人听闻的淮安奇案,在《清仁宗实录》中曾提过此案,由于案情曲折离奇,有时还别列入清末四大奇案之一。

事情发生在清嘉庆十三年(1808年),淮安发生水灾,朝廷拨款赈济灾民,候补知县李毓昌改任“查账委员”,到淮安核查赈灾款项。当时在位的知县王伸汉私吞公款,原本他想要贿赂李毓昌,一起瞒骗朝廷,但被刚正不阿的李毓昌拒绝。为了避免东窗事发,王伸汉一不做二不休,动起杀念,竟然勾结李毓昌的三名仆人李祥、顾祥及马连升,把李毓昌毒死,然后用绳索绞其尸首,谎报为上吊自杀。

岂料,前来为李毓昌收尸的叔父李泰清发现侄儿尸体有异状,更怀疑李毓昌为何会莫名其妙上吊自杀?于是他将此事告知李毓昌的妻子,恰巧后者发现了李毓昌遗物中写有:“山阳冒赈,以利啖毓昌,毓昌不敢受,恐上负天子”的文稿,两人立刻得知李毓昌被谋害,上京向皇帝告御状。

此事直达天听,嘉庆皇帝龙颜大怒,命人重新验尸,发现李毓昌着实被人毒死,他亲自指挥调查,后经过刑部数次追审,此冤案才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嘉庆皇帝亲下谕旨,李毓昌的仆人李祥、顾祥及马连升出卖主人,行为尤其可恶,全部凌迟处死。

其中尤以李祥为首犯,命将其押解到李毓昌墓前,先进行一次刑夹(又称“拶指”,中国古代一种夹手指的刑罚),然后就地处死,然后摘心致祭。此外,贪赃枉法的王伸汉则因为贪冒赈灾银两,“法无可贷”,并且谋害职官,“贪黩残忍”被处于“斩立决”。

尽管此案在当时曾一度肃清官场的邪气,但还是无法阻止大清皇朝走向衰败的颓势,此为后话。

结尾

平遥县署规模不小,除了县太爷上班工作的区域,后面还有他一家人生活的地方,若有时间真该仔细瞧瞧,千万别走马看花般地瞎逛,这里的展览资料也十分丰富,让访客能够深入了解不少与知县相关的知识。

浩瀚的历史长河时而如潺潺流水,有时又涌现惊涛骇浪,里头隐藏了不少如李毓昌冤案的事件,等待有心人去发掘、为后人讲述这些早已被时间遗忘的故事。


网络真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你在现实生活中缺少又渴望的,只要你脸皮够厚,什么你都能在网络上拥有。

几年前,我通过一个朋友认识这位女生,她初次见面就说自己热爱清史,对清朝后宫的世界了如指掌,我请她吃饭时,听她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地讲述自己的清史知识多么渊博。尽管她说的有些和我知道的史实有些出入,但我觉得反正是对历史有兴趣的年轻人,就别泼她冷水,我还鼓励她,以推荐人身份邀请她加入清史网。

可是好景不长啊,也算是我自作多情。

几次和她一起吃饭后,越觉得她的言论开始有些不符合逻辑,例如,她起初说她爸爸是“接近清史专家”级别的古董收藏家,她也因为从小耳濡目染,开始潜心研究清史,我听完后马上对她肃然起敬。

但没过多久,她说她和爸爸感情不太亲近,因为他是法律博士,在她年幼时到台湾某所大学当法律教授,后来因为她妈妈身体不适,她爸爸选择回来新加坡,形影不离地照顾妻女。这时我开始感到有点疑惑了,不仅仅是对她前言不搭后语感到不解,而是对我自己的智商开始感到疑惑。

我曾当过意外新闻记者,跑惯了江湖,因为意外事件、刑事案件必须接触律师,对法律方面的常识还是有一些的,所以马上就就知道她说的不可能发生。

当我开始对她说的话诸般质疑时,她也感到不耐烦,最后决定退出清史网,但其间也是一下要退、一下不要退。我最难忘的是,她说我们清史网上的资料太过肤浅,而她已经是清史专家级别,所以留下来对她没有任何好处,此外她也自称和我们一位学术顾问很熟,随时能够向他请教学问,无需通过清史网。

老实说,我们不强迫人加入,也不会强把他人留下,我只是对她说的话感到很诧异。于是她就离开了清史网,我以为事情就告一段落了。

没想到数个月前,我赫然发现有个朋友是她老爸的同学,不问不知道,一问下一跳!原来她老爸并非“接近清史专家级别”,未曾学过法律,也没去过台湾当法律教授。

此外,她的父母离异,爸爸之后遇上第二春,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儿,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事实真相完全和她之前告诉我的有天壤之别啊!这完全是对人不诚实呀,一切都是她编造出来的故事,这样很不好啊!

其他芝麻绿豆的事情就别说了,好像她常常疑神疑鬼,一致认为有人入侵她的手机、微博账号等等,后来经过查证才发现是自己神经太敏感;一年多前我诚邀她参加我们的清史网北京考察团,后来她推三阻四,还说要找朋友一起参加,后来她朋友真的加入了,而她却没有,一下说有朋友找她去日本、另一个朋友要她一起去欧洲。

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了,总之跟她交朋友好累哦,不知道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

之前她表现一副不重视微博的样子,屡屡说不玩微博了,后来又对自己无法获得微博认证感到愤愤不平。但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她一直从清宫档案中复制和粘贴各种资料后,微博系统终于允许她得到认证,我猜想她一定欣喜若狂,多年的心愿终于达成了,我也为她感到高兴。

今天傍晚,我们都认识的一位朋友忽然把她最近的一篇微博帖子截图给我看,她说可能可以当美食博主了,我不禁扑哧一笑。

朋友说:“她连凤山肉脞面(新加坡的知名美食)都不知道,就说自己可以当美食博主?那转贴几篇帖子不是能当清史专家了?!”(其实她早就说过自己是清史专家啦!)

啊!所以说,网络就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只要你脸皮厚一点,它什么都会给你的!

 

a

雍正皇帝被许多影视剧作品刻画成一个阴险、淫荡、邪恶、不务正业的帝皇。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雍正皇帝被许多影视剧作品刻画成一个阴险、淫荡、邪恶、不务正业的帝皇,尤其是邵氏早期的电影,例如《血滴子》(1975年,由台湾演员韦宏、陈观泰、汪禹主演),该片讲述雍正年间,雍正皇帝大兴文字狱,命御前侍卫制作血滴子,实行血腥镇压的故事。

再到近几年,《甄嬛传》、《步步惊心》等则改变思路,将雍正皇帝塑造成一个深情男子,成日泡在后宫的女人堆中,终其一生纠结于各种感情漩涡。

总之,有关雍正皇帝的各种影视形象都有,而在学术界也有人提出雍正皇帝杀害亲生儿子的说法,进一步坐实了他“阴险、狡诈、残忍”的罪名。

“杀子说”中的皇子指的是雍正皇帝的第三个儿子、即乾隆皇帝的哥哥弘时。在连续剧《雍正王朝》(1997年,由大陆演员唐国强饰演雍正)中,弘时为了和弟弟弘历争夺皇帝宝座而计划派人暗杀他,更勾结父亲的政治宿敌“八爷”胤禩(雍正帝的八弟)企图篡夺皇位,不过行迹败露被雍正皇帝下令自尽。

故事精彩绝伦,也符合了大家对雍正皇帝行事辣手的形象,但事实真是如此?

b

雍正皇帝真的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历史上的弘时死时24岁,葬在清西陵内,但由于生前没有封号,因此陵寝只能被称为“阿哥园寝”,所谓阿哥就是清代对皇子们的统称。他的经历和其他皇子比起来显得比较特殊,这又是为何?

原来弘时曾因“年少不谨,行为放纵”被消除宗籍,也就是把他从皇家的宗谱里除名,还把他过继给了“仇人”八爷当儿子,两人的父子之情彻底断绝。

那到底是什么事让他们父子感情走到这种地步,各种档案中没有明确记载,但据史学家考核,很可能是因为弘时自知争储无望,因此变得非常消极、言语也十分不恭敬,在情感上甚至逐渐靠近和他同样争储失利的八叔胤禩。

老爸雍正皇帝对此自然不悦,愤怒之下把他过继胤禩,后来胤禩因犯事失势而全家被削除宗籍,弘时自然也受到牵连,最后抑郁而终,作为雍正皇帝长子(之前两位幼殇),竟然落得如此下场,无不令人唏嘘。

所谓帝王家,放到今天也是同一个理,即往往只要出现有权力或利益冲突,感情就会变得淡薄。父子、兄弟、夫妻,各种关系的亲戚为了各种原因对簿公堂;也有人尸骨未寒,后人就立马把财产争得你死我活,这类事件又何尝不时有所闻?

写至此竟已有些扯远了,弘时的阿哥园寝不在主流旅游点之列,加之并未对外开放、大门深锁,到这里的访客寥寥无几,但清西陵文管处仍然对它进行严密保护与维修,这也是对古迹的一种尊重与保存。

阿哥园寝的所有建筑都用灰色布瓦盖顶,在清朝这个等级、制度森严的封建时代,皇帝、皇后陵墓皆用黄色琉璃瓦盖顶,亲王园寝则用绿色的琉璃瓦盖顶,到阿哥园寝就不能用琉璃瓦了,只能用灰色布瓦,相当于普通老百姓。

不过如果要找到一点令人欣慰的,就是后来继位的乾隆皇帝还是感念兄弟的手足之情,为弘时建造一个园寝,墓地的规格也比他那些早殇的弟弟们高一些。长眠于此的除了弘时,还有他的儿子永绅和弘时早夭的弟弟福沛。

439

即将离开阿哥园寝时,同行友人都先后走回车上,但我仍然依依不舍停留在大门前的月台,脑海思考着:百年之后,什么恩怨情仇,什么荣华富贵、权力斗争,最后能留下来的还有多少?

参考资料:

《清史稿》

《清西陵档案解密》(耿左车、邢宏伟、那凤英著)

《清西陵史话》(徐广源著)

c

慧安和硕公主的宝顶。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公主是天潢贵胄,是皇帝老儿的金枝玉叶,一生享尽荣华富贵,然后嫁给王子或驸马,从此与之白头偕老,但历史上的公主,真是这样的吗?

上周我到访位于中国河北省保定市易县的清西陵,这里葬有四位清代皇帝及他们的家属及后代,而此次我专挑未开放的陵区来进行考察,其中一座就是坐落于张各庄村里的公主园寝。

这座陵寝内有两座坟墓,分别是清仁宗嘉庆皇帝(乾隆皇帝的儿子)皇五女慧安和硕公主和皇九女慧愍(mǐn)固伦公主,前者死时十岁,后者年仅五岁就殇夭。

e6b885_e4bd9ae5908d_e3808ae6b885e4bb81e5ae97e59889e5ba86e79a87e5b89de69c9de69c8de5838fe3808b

清仁宗嘉庆皇帝。

翻开嘉庆皇帝的世系家谱来看,他一生有9名女儿,其中7人夭折,只有两人长大成人,但她们也只活到28岁、31岁就香消玉损了。在那个“人生七十古来稀”的时代,人们的平均寿命与现代人自有天壤之别。

因此哪怕是贵为公主,皇家金枝玉叶、嫁给驸马、幸福一生,先姑且不说是否真能如此,但至少必须先过第一关:长大成人。

关于“格格”的迷思

442926_201809071759471ymez

98年版的《还珠格格》当年红遍全世界。

根据清宫制度,清太宗皇太极称帝后,于崇德元年(1636年)始仿明制,皇帝之女统称“公主”,同时规定皇后所生的女儿称为“固伦公主”,妃子所生则称为“和硕公主”,由此可见从很早开始,“格格”已经不是皇帝女儿的尊称,但至今很多影视剧作品还是误把“格格”当成皇帝女儿的专称。

这个错误恐怕还得从琼瑶小说《还珠格格》开始说起,“格格”是满语中对女性的称谓,大概是中文里的“小姐”或“女士”的意思。

同是皇帝女儿,待遇却有差

那天下午抵达公主园寝时,天色蔚蓝,但气温有点冷,公主园寝外的大铁笼里有条狗不断猛吠,应该是很久不见有人到此吧,对我们没有半点丝毫客气。

经过了200多年的天灾人祸,公主园寝大门仍然保存完好,从门缝可看见陵内仅剩两位小公主的宝顶(俗称“坟包”)及部分建筑地基,但原本的东西厢房、宫门、享殿早已随着大清皇朝的覆灭而荡然无存。

我查找了一些档案资料,发现关于这两小公主的记载非常少,只找到她们的皇帝爸爸曾颁谕:“和硕五公主向于每年致祭二次,仍照例办理,勿庸添拨地亩。慧愍固伦公主,著照所请,每年致祭四次,应行拨给地亩。”(清宫档案《内务府来文》礼仪,第103包)。

由此可见,两位小公主虽然都是庶出,就因为妹妹(皇九女)是固伦公主,地位比姐姐(皇五女)和硕公主明显高了一级,不仅每年致祭多一倍,还由朝廷拨给庄园头地,都是皇帝的女儿,却有不同的待遇,可谓皇家等级森严。

a

公主园寝并不对外开放,因此增添了一些生活气息,附近村庄里的人都是当年守墓官兵的后代,他们如今虽已成了农民,却依然兼顾保护陵墓的责任。据知,他们曾阻止了好几件企图盗陵事件的发生。

公主园寝未解之谜

离开公主园寝前,我忽然想到,慧愍固伦公主的母亲是恭顺皇贵妃(香港TVB连续剧《金枝欲孽》中由邓萃雯饰演),如前文所提,既然不是皇后,但为何她生的女儿在死后被追封为固伦公主呢?

关于这个疑问,我回新加坡后多番查阅档案和史书,却始终无法找到任何资料,单从字面上得知她的封号中的“愍”,本意是指忧患、痛心的事,引申义为爱抚,抚养,曾在《九章·惜诵》和《左传·昭公元年》等文献均有记载。

我想,或许嘉庆皇帝特别钟爱这个小女儿吧,因此破格将她提升至固伦公主,该等级相当于亲王,还特地为这两个夭折的女儿修建陵寝。

这也只是我的推想,以前曾听一些人说过,家中最年幼的孩子通常会获得爸妈较多的疼爱,但确切的原因,我想只有躺在昌陵里的嘉庆皇帝才会知道,除非找到更直接的史料证明,不然这将成为一桩永远的谜案。

注:今北京市海淀区有一处名为“公主坟”(亦有公主坟地铁站),埋葬于此的就是文中前面提到,嘉庆皇帝两位分别28岁及31岁去世的公主。

不过小道消息、路边社却传出公主坟里葬的是乾隆皇帝流落民间的汉人女儿,这个题材直接催生了琼瑶著名小说及同名电视剧:《还珠格格》。


45882084_10157453291650839_4281009481216688128_n

说起陵墓,很多人都会避而远之,但我最近到北京,特地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往深山里找寻一个被人们遗忘很久的清代郡王墓。

这已是我第二次造访,第一次是今年春天去的,由于这座“野陵墓”是不开放单位,因此我们只能吃闭门羹,铩羽而归。

这次还是同样情况,但幸亏同行的友人“有办法”,我们通过“非正常方式”得以进入这座陵园,一探这座古墓内到底有何玄虚。

这座陵墓俗称“九王坟”,墓主人是孚郡王爱新觉罗·奕𬤝,他是道光皇帝第九子,四哥奕詝是后来即位的咸丰皇帝(慈禧皇太后的丈夫)、六哥奕䜣是晚清著名的恭亲王、同母的七哥奕譞是光绪皇帝的父亲、末代皇帝溥仪的祖父,而他自己则是默默无名的王爷,一生中没有太过突出的表现,后来在33岁时病故。

不过由于奕𬤝是光绪皇帝最嫡亲的叔叔,生前养尊处优,死后也哀荣优隆,所以墓地建筑也颇为精致,只是如今荒草丛生,部分陵园建筑物如石桥等等都被杂草掩盖了,不清楚陵墓规制的人恐怕容易错过。

45991452_10157453291955839_4496462800473817088_n

九王坟不对外开放,里头的古迹曾经遭受破坏,更在1937年被盗掘,东西配殿已经荡然无存,但正殿隆恩殿、碑亭、宝顶大致上还是保存完好,建筑群屋顶为绿色琉璃瓦(只有皇帝及家族成员用黄色琉璃瓦)。孚郡王的陵寝规制自然不可与清东陵、清西陵的帝王陵相提并论,但整个王陵规制轮廓清晰,

《清史稿》对奕譓的叙述像写个人简历一样,只是对他哪一年升什么官、哪一年加封什么爵,做了一篇流水帐的记录,所用字数远远比不上他的哥哥奕譞。

由此可见,奕譓就像大多数普通王爷那样,了无建树,懵懵懂懂地过了一辈子。能在历史上留下一笔,或许就是他有一个强大的亲爸爸。

奕譓没有后人,过继给他的儿子命运也不好,不是早亡,就是得罪慈禧太后,丢爵罢职。可就是这么一位毫无名气、英年早逝,子嗣也不兴旺的王爷,居然在人烟稀少的小村里留下了这么一座保存较好的古建筑群,也是一件怪事。

其实古往今来,每个人的命运、际遇和造化都不同,我想人生嘛,尽是如此。

46075102_10157453291745839_6828303555967844352_n

此次与三位友人一同拜访九王坟,其中两位还是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的博士生,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此行让我学习到了很多,收获非常丰富。

接下来我们还前往了距离九王坟不远的七王坟,这就是赫赫有名,醇亲王奕譞(光绪皇帝生父)的陵墓,到底这里又有什么发现呢?留着下回分解吧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