睹物斯人

生于斯,长于斯

《西京长安》

2

摄于2019年四月初,西安古城

北风作响
夜里掠过西安城墙
犹如 吟唱着古城一段段沧桑
一声声嗟叹

摇晃的大唐江山 马蹄声狂乱
城门上的沉静 霎那间血腥登场
叛军 那剑锋挥过的地方
曾划断多少儿女情长
史书里短短几行诉尽西京长安

而今 老墙斑驳依然
一壶白月光轻踩着碎砖
如诗般 把旧事书写在远方。

摄于2019年四月初 西安古城
诗于2019年五月末 新加坡

位于清东陵内的景陵双妃园寝。

按照清代皇家惯例,皇帝所有的嫔妃去世后一般要葬在皇陵附近,而这块墓地会被称为某陵妃园寝。清圣祖康熙皇帝文治武功样样行,他的名气在清朝诸位皇帝中要算是名列前茅了,后宫嫔妃人数众多,单单葬在景陵妃园寝里的就有48人。

最特别的是,有另外两位康熙皇帝的妃子——悫(què)惠皇贵妃和惇怡皇贵妃却获得独立建筑妃园寝的殊荣,到底是这两位妃子有什么过人之处,还是她们与康熙皇帝之间有着电视剧中那般至死不渝的爱情,因此得以独立建陵?

这种种的猜测让不少文学创作者得到灵感,也让很多人有了遐想的空间,但很可惜,真实的历史又和这些爱恨情仇有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根据史书记载,景陵双妃园寝是康熙皇帝之孙乾隆皇帝感恩幼年时在皇宫里,曾受到这两位妇人的抚育,而在乾隆二年(1737年)五月下了一道手谕,亲自命令建造的,开了独立修筑妃园寝的特例。双妃园寝是清代所有妃园寝中等级、规格最高的一座。

a

乾隆皇帝画像。(取自网络)

乾隆皇帝在这道谕旨中说:“朕自幼令,仰蒙皇祖慈爱,抚育宫中,又命太妃皇贵妃、太妃贵妃提协看视。两太妃仰体皇祖圣心,恩勤备极周至。朕心感念不忘,意欲为两太妃千秋之后,另建园寝,令王大臣稽查旧例。”

王大臣奏称:“古有另建园寝之制,今若举行与典礼允协。”于是乾隆帝“朕奏闻皇太后,钦奉懿旨允行。可传谕该部,于景陵稍后附近处,敬谨相度,择地营造,其规制稍加展拓,以昭朕敬礼之意。”

原来早在康熙六十一年,当时只有12岁的小弘历被父亲雍亲王(即后来的雍正皇帝)巧妙安排在皇爷爷康熙帝面前出现,据说他还背诵了北宋文人周敦颐的名篇《爱莲说》,使得皇爷爷对这个聪颖过人的皇孙倍加赞赏,并决定将他抱进宫里抚养。

康熙皇帝当时指派了稳妥、善良的悫惠皇贵妃和惇怡皇贵妃充当小弘历的保姆,并由这两位妃子精心护理他在宫里的生活起居。

远眺双妃园寝。

斗转星移,等到康熙皇帝和雍正皇帝都驾崩、乾隆皇帝继位,她们仍健康活着, 乾隆皇帝为感念二人的抚育之恩,因此为双妃单建陵园,以表敬仰之意,也体现了清朝统治者以孝治天下的典范。

劳苦功高又长寿的皇太妃

第一位入葬双妃园寝的是佟佳氏,谥号为悫惠皇贵妃,生于康熙七年(1668年)、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封为贵妃,在康熙晚年(不立皇后、皇贵妃情况下)负责主持后宫事务多年,后来在雍正二年(1724年)晋为皇贵妃、乾隆元年(1736年)晋尊为寿祺皇贵妃,死于乾隆八年(1743年),享年76岁,同年葬于双妃园寝。

她的身世非常显赫,出身于满洲镶黄旗,是领侍卫内大臣佟国维的二女儿,而佟国维就是康熙皇帝生母孝康皇后的弟弟,无独有偶的是,她后来也和姐姐一起嫁给了表哥康熙皇帝。她姐姐就是康熙皇帝第三任皇后孝懿皇后,不过可惜红颜薄命,她在这个位子上只当过一天就病逝了,不像自己一直活到了乾隆初年。

乾隆八年,佟佳氏薨逝后,有大臣提议辍朝五日,乾隆皇帝却下令辍朝十日,由此可见这位皇太妃在他心中的分量。

另外一位墓主人则是惇怡皇贵妃,瓜尔佳氏,是康熙皇帝所有嫔妃中最后一位离世的。她出生于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比康熙皇帝还小29岁,17岁的时候被封为和嫔。徐广源老师在《大清皇陵秘史》中曾提过,康熙皇帝的嫔妃中有很多人入宫多年一直到死也得不到册封或没有封号的,例如雍正皇帝即位后发现宫中有一位属于老爸70多岁的低级嫔御,直到康熙皇帝驾崩连一个贵人名号都熬不上,一直是个常在,雍正皇帝即位后才把她升为贵人。

而这位瓜尔佳氏入宫不久就被封为嫔、成了主子,册文中也称赞她“德蕴温柔,性娴礼数”,表明了她是一位性格温和,知书达礼的女子,因此受到了皇帝爱戴。瓜尔佳氏被封为嫔的第二年,就为皇帝生下了一个女儿(皇十八女,后夭折),须知在那个时候能够为皇家生儿育女,那是多大的荣幸、多大的宠爱呀。

每逢瓜尔佳氏生日,乾隆皇帝都会隆重庆祝并赋诗祝贺,对于这两位奶奶辈的双妃,乾隆皇帝是极其尊重孝养,当佟佳氏死后,双妃只剩一妃,乾隆皇帝在悲痛之余,更感到贵太妃瓜尔佳氏健在的可贵,于是在佟佳氏死后不到三个月就晋尊瓜尔佳氏为温惠皇贵太妃,使她达到了妃级的顶级,仅次于皇后的尊位。

瓜尔佳氏在佟佳氏去世后,在宫里又生活了25个春秋,直到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她走完了86年的人生旅途,成为康熙皇帝55位后妃中最后一位离开人世的,谥号为惇怡皇贵妃。

惇怡皇贵妃的方城明楼与坟头。

如今双妃园寝保卫森严

尽管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双妃园寝至今仍然屹立于景陵东南方1公里处,并且被保护单位严密保护起来。2019年4月初,我和友人特到此处探访,却遭到清东陵管理处保安人员的拦截,并表示一概外人不得接近。

我上网查阅,发现原来虽然已经进入21世纪,但这些皇陵仍然面对盗墓贼的威胁,就在2015年10月31日,双妃园寝附近的景陵妃园寝就遭到盗掘,所幸当地公安机关迅速逮捕7名犯罪嫌疑人,追回12件被盗文物。

但我还是不死心,心想:千里迢迢从新加坡到这里,岂能就此轻易放弃考察陵寝呢?于是我和友人偷偷地爬上双妃园寝周围的山丘上走一圈,期间不时还听到陵园内传出的狗吠声,想必是陵园里的“恶犬”敏锐地听到我们的脚步,我们停下脚步往里头望,恰巧见到好几只凶猛的狗也正在盯着我们。

有人说,历史是昨天发生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去关注的,但我却恰恰相反,认为历史是过去式,但遵循历史的规律,我们却能大概看见未来。

历史长河中能够让我们借鉴、学习的东西太多太多了,例如通过这些历史人物故事,我们又能看到多少和眼下社会相似的地方?所有的人间冷暖、伦理道德、恩怨情仇,数百年甚至数千年过去了,但相似的故事总是不断在世界各个角落轮番上演着。


参考资料:《清史稿》、《清高宗实录》《大清皇陵秘史》(徐广源著)、《清代帝后的归宿》(于善浦著)。

a

最近去了一趟中国,抱恙探索了帝都北京、承德避暑山庄、古都西安和清东陵,去了好几个(秦、汉、唐及清代)皇陵,粗略了解这些墓主人的生前事迹,以及陵墓规制的演变,信息量很大,需要好些时间进行整理,但收获非常丰富,我回新至今两周,看到之前拍下的照片时仍感到激动。

分享发生在清东陵的一段小插曲吧,为了更好地了解景陵妃园寝(康熙皇帝的嫔妃们)的陵墓分布情况,我冒着被保安当盗墓贼射杀的危险,偷偷爬到该皇陵后面的山丘,但我仍心有不甘,因为有些角落看不到,于是我想爬上这棵树,从上面眺望应该可以看得更多、更远吧

树不高,看来应该很容易,但我还是笨手笨脚,用了大概10分钟才爬上去,还爬到气喘如牛、满头大汗!😂

2263

这样的事情虽然有其危险性,但我感觉做起来有点刺激,去年在清西陵就因没做好准备,不慎滚下山坡,手掌被划破流血,不过之后取得的收获都让这一切变得值得了。

英文俗语说的:No pain no gain,想必就是这个道理吧 😃


3153

1

香港一向给人繁荣、现代,还有典型“买东西吃东西”美食天堂、购物天堂的印象,可是殊不知在这一切繁华的背后,都有一道道深厚的历史柱石在支撑着。

2017年11月我到香港时,好友罗樂然(澳门大学历史系教授)知道我好 “历史味” ,特地带我到位于九龙城,探访一个名为 “宋王台” 的纪念石碑。

相传南宋末年,首都临安被元朝蒙古大军攻破,年幼的皇帝宋端宗赵昰和宋少帝赵昺在朝臣陆秀夫、张世杰、文天祥等人护送下南逃,可是元军统帅伯颜一心想对宋朝皇室斩草除根,因此一路穷追不舍。

0

后来宋元两军在今天的广东新会发生“崖门海战”,双方据说投入了军队30多万,但战争的结果却是元军以少胜多,宋军全军覆没,南宋正式灭亡。1279年3月19日,丞相陆秀夫见已经无法扭转颓势,便背着刚满8岁的宋少帝赵昺跳海殉国,少帝母亲杨太后听说此消息,感叹南宋复国无望,同样选择投海自杀殉国,这一件件悲壮的事迹被后人载入史册。

据网上资料指出,后来附近的百姓在一块可容纳50多人的巨岩上(相传宋端宗赵昰曾在此岩下洞内休息),刻上“宋王台”三字,巨岩被称为“圣山”(Sacred Hill)。可惜在二战香港日占时期,日军为了扩建启德机场而炸毁这块岩石。

尽管扩建机场的工程还没完成,日军就已经投降,但后来接管的港英政府因为空运需求增加,最终把圣山夷平,巨岩残骸则被移到新建的宋王台花园展览,从1960年开放至今。

我继续查找资料,也有说当年崖门海战之后,宋少帝的遗骸漂到今天深圳赤湾附近,被一位僧人发现,并从他身穿的龙袍认出是宋少帝,于是将他就地安葬。这个从照片中看起来不像帝陵的宋少帝陵现为深圳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到此追古凭吊一番。

583FC66B-C12E-49F5-A324-F969756EE356

罗Sir说,清朝覆灭时,一些忠于大清帝国的“亡国臣民”移居香港,他们并不认同共和体制,也对当时中国的政局感到失望,因此还会定期到宋王台来怀念清朝,因为宋王台就代表了中国封建帝制的象征。

今天,宋王台仍然伫立在九龙城马头涌一角,我依稀记得当时那里的游客不多,而它就寂静地注视着这几百年来的改朝换代,以及香港天翻地覆的变化。

历史往往让一些人感到很沉重,但细读之后又被它深深吸引及感动。这个“景点”一般人可能只会待20分钟吧,但我却在宋王台前注释良久,没想到这块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大石头,背后竟然承载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故事,我心想:如果它能说话,它将讲述说多少尘封已久的往事?


200-1pr9114505x0.jpg

2018年最轰动的清宫剧《延禧攻略》,故事一开始女主角魏璎珞为了查探姐姐在宫中猝死的原因,意外发现事情很可能和乾隆皇帝的弟弟和亲王弘昼有关。

姑且先写到这里,因为本文要探讨的不是魏璎珞,而是弘昼的母亲,也就是在《延禧攻略》中出现,最后被雷电劈死的“恶婆娘”——纯懿皇贵妃耿氏。

根据清朝皇家陵寝制度,如在其他文章中也提过,就是后宫嫔妃们死后一般要葬到皇帝皇陵附近,这片建筑群被称为妃园寝,例如康熙皇帝的景陵妃园寝、雍正皇帝的泰陵妃园寝等等。

2184

泰陵妃园寝,位居中间的坟包最显贵,属于和亲王弘昼的母亲——纯懿皇贵妃耿氏。(摄于清西陵)

2018年岁末,冬天,我来到了泰陵妃园寝,这里是雍正皇帝妃嫔们最后的归处,它地处偏僻,由于停止对外开放,因此这里没有任何游客踪影,只有殷红色的围墙在热阳下照耀,显得格外刺眼。

泰陵妃园寝中一共葬有21位妃嫔,这些坟包如扇形散落在园寝内,其中以纯懿皇贵妃耿氏占据了最尊贵的位置(她的宝顶位于前排正中),不仅因为她是乾隆皇帝弟弟和亲王弘昼的母亲,也因为她是这座园寝内唯一的皇贵妃。

根据陵寝档案记载,除了这位皇贵妃,还有4位妃,剩余的就是嫔、答应、常在、贵人等较低阶侍妾,例如张格格、苏格格、伊格格。与另一部以雍正皇帝后宫宫斗为剧情的《甄嬛传》不一样,雍正皇帝这个人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批阅奏折、处理国家事务上,是一个标准的工作狂,所以他的后宫相对来说也比较简单、比较平淡。

随着最近《延禧攻略》、《如懿传》等宫廷剧热播,很多人开始对清朝后宫感兴趣,甚至有人想要穿越回到清朝,想给皇帝当嫔妃,我记得数年前,在中国就有一位小女孩抱着这样的梦想,“噗通”一声投进湖里,以为这样就能够穿越时空,但最后不幸溺毙。

难道皇帝的女人就那么好当?难道皇帝真的如戏里面那样痴情?或你认为进宫成了皇家的嫔妃,那里就有永无止境的荣华富贵在等着你吗?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后宫里的世界也往往是这样的情况,与皇室结亲家,那可不是我们一般老百姓想象的那样:郎才女貌,情投意合,两人就白头偕老,幸福美满。那是政治婚姻啊,某个官宦人家把女儿嫁入皇宫,她的父亲、兄弟都会有赏赐,多少也会有封爵、再小也是一个芝麻绿豆的官儿,全家就有了保障和荣誉。

没有被雷电劈死,纯懿皇贵妃耿氏活到95岁

当然例外还是有的,像本文之前提到的纯懿皇贵妃耿氏,她入侍雍王府时初为格格,年仅14岁。9年后于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生下皇五子弘昼,但没有马上得到提升,直到1723年,丈夫雍正皇帝登基后才封为裕嫔。在清代后宫制度中,嫔属于中等阶级,生活待遇及条件都比之前还要好。

雍正八年(1730年),晋为裕妃,此后到雍正皇帝驾崩再也没有得到任何封赏。不过她儿子弘昼颇得到父皇的宠爱,获封为和亲王,在雍正十三年时,清廷设置办理苗疆事务处,雍正皇帝让他和兄长弘历(即后来的乾隆皇帝)一起主持,可见他在父皇的心中有一定的地位。

耿氏在乾隆二年(1735年),被乾隆皇帝尊为皇考裕贵太妃,后来到了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准备过90大寿的前五天,乾隆皇帝又晋封她为皇贵妃。徐老师在《清西陵史话》中说:“以90岁高龄被封为皇贵妃,不仅在清朝空前绝后,就是在中国历史上都是罕见的。”

a3f24b44c0cd48e99b94dd75698cce6c

耿氏很长命,一生活过了95个春秋,没有宫廷剧里那么戏剧化,不是被人投毒而亡,更不是如《延禧攻略》中说的被雷劈死,人家真是寿终正寝的,没有剧中演绎的那么惨烈、悲壮。戏剧再一次拉开了和史实的距离,观众们在观看时,不应该把这类情景当成是事实真相。

与大部份其他后宫嫔妃不同,耿氏可谓是一生富贵,不过儿子虽然当上亲王,但在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去世,死时58岁,尔后的岁月里,她只能继续活在丧子的空虚中。

和其他葬在这座妃园寝的女人相比,耿氏显然幸福多了。其余较低阶侍妾如马常在、那常在、海贵人、安贵人…李常在、苏格格、张格格等等等等,在史书上的记载非常浅薄,往往只有草草几行字,仅记载何时生何时死,对于她们在宫里的生活鲜少有半点着墨。

园寝内默默无名的女人们

其中有一位马常在,她死于乾隆三十三年的夏天,彩棺暂安于田村殡宫,一直到乾隆四十年十月被乾隆皇帝发现,龙颜大怒,惩处了一批官员后,马常在才得以奉移至泰陵妃园寝下葬。哪怕是现在人读到此事,也会为发生这样的事情感到岂有此理,莫名其妙!

2207

到泰陵妃园寝考察时,此处正在进行修缮工程,我和同行友人绕到后边的小山丘上,想从这里俯视整座园寝,后来竟然有人也跟着我们上山,途中还数次拿起手机偷拍我们,或许他们担心我们是盗墓贼呢!

确实是,就算步入了21世纪,盗墓这个古老的“活儿”还是后继有人,清东陵前几年就传出了好几件盗窃案,所以此次被人跟踪偷拍,我也深感欣慰,至少这里的保安措施做的十分认真、到家呀!

从山丘上望去,园寝里的21个坟包历历在目,印证了史书里的记载,只是如先前说的,这些女人的平生事迹已不可考,她们近乎不曾在这个世界留下任何故事。古人云:“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轻如鸿毛。”其实我觉得,只要此生不愧对天地,哪怕是走得干干净净、安安静静,那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此外,历史到了这里也留下了疑点。

根据清陵专家徐广源老师考证,雍正皇帝有后妃30人,妃园寝内葬有21人、泰陵内葬有一后一妃、泰东陵里的孝圣宪皇后(即《甄嬛传》里的甄嬛),还有一位不知为何葬在清东陵的老贵人,剩余的5人至今下落不明。

历史是一个很脆弱的东西,它无时无刻都在岁月的催促下流逝,也无声无息地留下不少谜团等待后人去揭开。


参考:

《清史稿·卷二百十四·列传一》

《清皇室四谱》

《清高宗实录》

《清西陵史话》徐广源著

 

2

平遥县衙每天都有”县官审案“ 的表演,让访客遥想当年的情景。

人们往往把县官(知县)称为九品芝麻官,说的就是这个官位很低,低到只有九品、芝麻绿豆那么大,但很可惜,这样的说法有些错误。“知县”也是我们戏剧里常见到的“县太爷”,这是古代中国县级行政区里的最高官员名称,掌管了所辖区域的行政、司法、审判、税务、兵役等大权,而且也不是九品,是堂堂正七品官衔。

今天我们到平遥旅游时,能在古城中心见到一座平遥县署。据介绍,它始建于元朝,迄今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我是在2018年4月到平遥的,由于当时正值清明节假期,平遥古城里游客人潮汹涌,无论到哪里都是人山人海。

所谓:“一字入公门,九牛拽不出”,这里的“公门”指的就是衙门,意思是只要一张状纸送进衙门,就会身遭诉讼之累,不过今天的游人已经不管这些了,只要购买张套票,包括平遥县署在内的几个景点都可以随意进入。想必当年曾在此衙门中办公的县太爷不曾料到,自己的衙署有一天竟然会有如此多人进来游览。

按照封建社会多年行成的惯例,官府必位于城的正中轴线上,这道理和紫禁城位于老北京城正中子午线上是一样的,而在县署平行不远处就是平遥城隍庙。城隍爷被道教尊奉为“剪恶除凶,护国安邦”,并兼领阴曹地府诉讼事务,成了县城的守护神。

根据明朝规定,所有新知县在上任前,必须先到当地城隍庙斋宿一夜,以聆听城隍爷的教诲,后来的清代基本继承了明代的典章制度。

平遥县署是中国保存最完整的四大古衙之一,保留了前院审案的大堂等办公场所,还有后院住宅和花园,整体规划和紫禁城的前朝后寝规制相似,就连关押犯人的监狱也被完整保留下来,每天固定时间都有县太爷升堂断案的节目表演,十分有趣,想要了解明清县官制度的朋友可以前来这里参观。

天理国法人情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平遥县署内的大堂之后,还有一个被称作为二堂的地方,知县除了每天上午大概9点在大堂审案、办公,这里审的案件都是大案,比如什么谋财害命、什么杀人放火都是在这里处理的。

在二堂则是审理一般民事纠纷的地方,而在二堂大门前挂了一幅门联:

与百姓有缘才来到此;

其寸心无愧不负斯民。

友人阎明是地道的平遥人,他指出,下联里的“愧”字少了一点,“民”字则多了一点,寓意要父母官对百姓多用点心、少一点愧疚。此外,在二堂对面的梁上正中央挂着一个匾,上面书写着:“天理国法人情”,这是中国古代社会处理司法案件的基本精神。

我觉得这块匾就挂在县太爷座位的对面,这是要给县太爷审理民事案件,准备做出裁判时看的,时时刻刻提醒县太爷,该用什么样的标准裁断百姓之间的纠纷。

不过纵观历史,无论是哪个朝代,出色的父母官并不多见,更多的是庸碌无为的县太爷,也有不少贪赃枉法的衣冠禽兽,打着朝廷的令牌来鱼肉百姓,什么警示名言、什么座右铭,在亮灿灿的银子面前,这一切也只是摆设品罢了。

骇人听闻的冤案《淮安奇案》

李毓昌的仆人们竟然串联毒死主子!

清朝嘉庆年间就曾发生过骇人听闻的淮安奇案,在《清仁宗实录》中曾提过此案,由于案情曲折离奇,有时还别列入清末四大奇案之一。

事情发生在清嘉庆十三年(1808年),淮安发生水灾,朝廷拨款赈济灾民,候补知县李毓昌改任“查账委员”,到淮安核查赈灾款项。当时在位的知县王伸汉私吞公款,原本他想要贿赂李毓昌,一起瞒骗朝廷,但被刚正不阿的李毓昌拒绝。为了避免东窗事发,王伸汉一不做二不休,动起杀念,竟然勾结李毓昌的三名仆人李祥、顾祥及马连升,把李毓昌毒死,然后用绳索绞其尸首,谎报为上吊自杀。

岂料,前来为李毓昌收尸的叔父李泰清发现侄儿尸体有异状,更怀疑李毓昌为何会莫名其妙上吊自杀?于是他将此事告知李毓昌的妻子,恰巧后者发现了李毓昌遗物中写有:“山阳冒赈,以利啖毓昌,毓昌不敢受,恐上负天子”的文稿,两人立刻得知李毓昌被谋害,上京向皇帝告御状。

此事直达天听,嘉庆皇帝龙颜大怒,命人重新验尸,发现李毓昌着实被人毒死,他亲自指挥调查,后经过刑部数次追审,此冤案才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嘉庆皇帝亲下谕旨,李毓昌的仆人李祥、顾祥及马连升出卖主人,行为尤其可恶,全部凌迟处死。

其中尤以李祥为首犯,命将其押解到李毓昌墓前,先进行一次刑夹(又称“拶指”,中国古代一种夹手指的刑罚),然后就地处死,然后摘心致祭。此外,贪赃枉法的王伸汉则因为贪冒赈灾银两,“法无可贷”,并且谋害职官,“贪黩残忍”被处于“斩立决”。

尽管此案在当时曾一度肃清官场的邪气,但还是无法阻止大清皇朝走向衰败的颓势,此为后话。

结尾

平遥县署规模不小,除了县太爷上班工作的区域,后面还有他一家人生活的地方,若有时间真该仔细瞧瞧,千万别走马看花般地瞎逛,这里的展览资料也十分丰富,让访客能够深入了解不少与知县相关的知识。

浩瀚的历史长河时而如潺潺流水,有时又涌现惊涛骇浪,里头隐藏了不少如李毓昌冤案的事件,等待有心人去发掘、为后人讲述这些早已被时间遗忘的故事。


网络真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你在现实生活中缺少又渴望的,只要你脸皮够厚,什么你都能在网络上拥有。

几年前,我通过一个朋友认识这位女生,她初次见面就说自己热爱清史,对清朝后宫的世界了如指掌,我请她吃饭时,听她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地讲述自己的清史知识多么渊博。尽管她说的有些和我知道的史实有些出入,但我觉得反正是对历史有兴趣的年轻人,就别泼她冷水,我还鼓励她,以推荐人身份邀请她加入清史网。

可是好景不长啊,也算是我自作多情。

几次和她一起吃饭后,越觉得她的言论开始有些不符合逻辑,例如,她起初说她爸爸是“接近清史专家”级别的古董收藏家,她也因为从小耳濡目染,开始潜心研究清史,我听完后马上对她肃然起敬。

但没过多久,她说她和爸爸感情不太亲近,因为他是法律博士,在她年幼时到台湾某所大学当法律教授,后来因为她妈妈身体不适,她爸爸选择回来新加坡,形影不离地照顾妻女。这时我开始感到有点疑惑了,不仅仅是对她前言不搭后语感到不解,而是对我自己的智商开始感到疑惑。

我曾当过意外新闻记者,跑惯了江湖,因为意外事件、刑事案件必须接触律师,对法律方面的常识还是有一些的,所以马上就就知道她说的不可能发生。

当我开始对她说的话诸般质疑时,她也感到不耐烦,最后决定退出清史网,但其间也是一下要退、一下不要退。我最难忘的是,她说我们清史网上的资料太过肤浅,而她已经是清史专家级别,所以留下来对她没有任何好处,此外她也自称和我们一位学术顾问很熟,随时能够向他请教学问,无需通过清史网。

老实说,我们不强迫人加入,也不会强把他人留下,我只是对她说的话感到很诧异。于是她就离开了清史网,我以为事情就告一段落了。

没想到数个月前,我赫然发现有个朋友是她老爸的同学,不问不知道,一问下一跳!原来她老爸并非“接近清史专家级别”,未曾学过法律,也没去过台湾当法律教授。

此外,她的父母离异,爸爸之后遇上第二春,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儿,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事实真相完全和她之前告诉我的有天壤之别啊!这完全是对人不诚实呀,一切都是她编造出来的故事,这样很不好啊!

其他芝麻绿豆的事情就别说了,好像她常常疑神疑鬼,一致认为有人入侵她的手机、微博账号等等,后来经过查证才发现是自己神经太敏感;一年多前我诚邀她参加我们的清史网北京考察团,后来她推三阻四,还说要找朋友一起参加,后来她朋友真的加入了,而她却没有,一下说有朋友找她去日本、另一个朋友要她一起去欧洲。

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了,总之跟她交朋友好累哦,不知道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

之前她表现一副不重视微博的样子,屡屡说不玩微博了,后来又对自己无法获得微博认证感到愤愤不平。但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她一直从清宫档案中复制和粘贴各种资料后,微博系统终于允许她得到认证,我猜想她一定欣喜若狂,多年的心愿终于达成了,我也为她感到高兴。

今天傍晚,我们都认识的一位朋友忽然把她最近的一篇微博帖子截图给我看,她说可能可以当美食博主了,我不禁扑哧一笑。

朋友说:“她连凤山肉脞面(新加坡的知名美食)都不知道,就说自己可以当美食博主?那转贴几篇帖子不是能当清史专家了?!”(其实她早就说过自己是清史专家啦!)

啊!所以说,网络就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只要你脸皮厚一点,它什么都会给你的!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