睹物斯人

生于斯,长于斯

两位友人在日落时走向夕阳。

两位友人在日落时走向夕阳。

与志同道合的朋友聊历史,感觉很棒。

与志同道合的朋友聊历史,感觉很棒。

​    这几张照片是去年12月初在北京十三陵拍的,当时正值严冬,白天为零下温度,数天前下的白雪还未融化,但抵挡不住我们这几个对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到山里乱闯,试图找寻掩盖在荒草间的古迹。

    明十三陵坐落于北京郊外天寿山下的小盆地,共葬有13位明朝皇帝,但目前仅对外开放不到两座,即长陵(明成祖永乐皇帝陵墓)大殿、昭陵(明穆宗隆庆皇帝陵墓)地面建筑和定陵(明神宗万历皇帝陵墓)地宫可供游人参观,以至于不少人以为到了其中一陵,就已经逛完了整个十三陵。

    在这偌大的山谷里,13座帝陵在天寿山下依序排开,尽管我和Andy、振宇两位友人一大早就动身,想在一天内去完所有帝陵,但到太阳下山为止,我们也只探索了6座皇帝陵和3座陪葬墓。

几天前下的白雪还未融化。

几天前下的白雪还未融化。

幸遇见热心村民带路,寻找十三陵里的西井。

幸遇见热心村民带路,寻找十三陵里的西井。

​    途中不仅要在荒山野林里乱窜,我们还在明熹宗天启皇帝的德陵外被一群凶巴巴的野狗家族追赶,当下想起不能立马拔腿就跑,反而需装着诺无其事,缓缓地走回车上,再一次训练了我的野外求生技能和胆量。

    冬天日短,夕阳很快就来了,最后又是一阵舟车劳顿回到市区里,虽然整天下来有点累,还想起为了节省时间,早餐没吃,而午餐只是一包薯片充饥,大家早已饿得像条狗,但精神上感觉十分充实。

    当晚,与友人到北新桥一家老店吃卤煮火烧,天黑后气温又下降不少了,幸好有肉汁与热汤暖胃,至少此刻,外面大街上的寒冷暂时与我无关。

    很高兴今天能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实地考察,探索历史。感恩,也希望未来还有不少这样的机会。🙂🙏

初稿:2019年12月6日
于北京南锣鼓巷,蓑衣胡同5号院内​​​​

 

顺治皇帝和董鄂妃的事迹一直成为小说家的故事主题。(图:取自网络)

清朝皇帝中不乏重感情的,其中像顺治皇帝就是一位被人津津乐道的多情帝君,在作家们的诸多文学作品中常常当选首席男主角,天马行空地叙述他和董鄂妃至死不渝的爱情故事。不过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武侠小说宗师——金庸大侠所著《鹿鼎记》中对顺治皇帝的描写。

《鹿鼎记》里的顺治皇帝是一个配角,说的是“小玄子”康熙皇帝发现父皇因为经不起董鄂妃去世的打击,竟然弃皇位而到五台山清凉寺落发为僧。为了保护父皇,康熙皇帝派遣武功低弱、时任御前侍卫副总管、骁骑营正黄旗副都统韦小宝带少林寺高手前去护驾,后来韦大人还因此事被捉到神龙岛,但这还是后话。

夕阳下的孝陵神道碑亭。(图:摄于2019年4月,清东陵)

但这段背景故事并非空穴来风,是清初四大疑案中著名的“顺治出家”,多少年来让人如雾里看花,有人绘声绘影、言之凿凿,还说在五台山上找到了顺治皇帝的坟墓。这在主流的清史研究学者看来,自然是无稽之谈,徐广源老师和不少清史专家就曾在多部著作中力证顺治皇帝是感染天花而病死的,死后确实葬在清东陵内的首陵——孝陵。

徐老师举证时引用的档案包括清朝官方编纂的《世祖实录》,还有曾参与顺治皇帝丧礼并为他守灵的郑宸所著《青琱杂记》等史料,力证顺治皇帝并没有“离家出走”,不爱江山爱美人地遁入空门。种种关于顺治皇帝之死的谣言犹如现代社会中的假新闻,虽然与史实相差十万八千里,但因为故事曲折离奇而吸引人,在民间流传甚广。

顺治皇帝专宠董鄂妃

不过这并不代表顺治皇帝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让他“情圣”的形象瞬间破碎,恰巧他就是一位感情丰富的帝王。据史载,他遇见董鄂妃之后,整个人都变得和以往不同,可谓“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孝陵是清东陵的首陵。(图:摄于2019年4月,清东陵)

同样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长恨歌》中“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史书说董鄂妃让顺治皇帝一改荡习,有一次顺治皇帝下旨不上朝,董鄂妃立即规劝,表示“愿殿下毋以倦勤罢”。顺治皇帝接受她的劝导,并“频频视朝”(见《清稗类钞·世祖自撰董妃行状》)。董鄂妃就是用这种方式,以襄助夫君治国安邦为务,勉君勤理国政,成为了现代人常说“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

可惜好景不长,董鄂妃在顺治十七年八月十九日(1660年)因为丧子之痛,加上身体衰弱,不敌病魔逝世,年仅22岁。接获噩耗后,顺治皇帝的世界仿佛完全崩塌,西洋传教士汤若望在自己的笔记中写道:“皇帝陡为哀痛所攻,竟致寻死觅活,不顾一切。”

顺治皇帝寻死不成,就想要当和尚,反正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但被母亲孝庄文皇后所制止,只是无奈死神的身影早已渐渐靠拢顺治皇帝。这位少年天子感染了天花,两月后病死于紫禁城养心殿内,在这个世上只活过二十四个春秋。

朝廷真是忙得不可开交啊!刚刚才办完董鄂妃的丧事,没想到又得连忙举办皇帝丧仪,火化梓宫后,安葬于孝陵地宫。这也是清朝诸位皇帝中,除了末代皇帝溥仪,唯一进行火葬的皇帝,还有人说他的陵墓内只有三个骨灰坛,因此逃过了被盗掘的厄运。

清东陵的皇帝陵墓都以孝陵为首。(图:摄于2019年4月,清东陵)

清东陵的首陵——孝陵

2019年4月,我再次造访清东陵孝陵,这一切正是我眼前这座皇陵的墓主人的故事。可能因为顺治皇帝的名气稍差于儿子康熙皇帝、曾孙乾隆皇帝,还有后来的慈禧皇太后,导致来到孝陵的游客人数寥寥无几。

不过正是这么一座人气较低的皇陵,它的恢弘令人赞叹不已啊!它的规模之宏大、体系之完备,为清朝诸陵之冠,而孝陵的建筑规格也为后世清代皇陵奠定了基本格局。此时的孝陵在夕阳余晖下,金黄色的瓦片覆盖在血红色的墙上,加上蓝天白云的衬托,更令人感觉到它的威严与肃穆,但随处可见的破败又同时为这座皇陵增添了几分沧桑。

孝陵的神道碑身阳面用满、蒙、汉三种文字镌刻皇帝的庙号和谥号。(图:摄于2019年4月,清东陵)

我走进孝陵的神道碑亭,伸出手轻抚那表面早已光滑的神道碑,上面用了满蒙汉三种文字镌刻皇帝的庙号和谥号,尽管已经过了近四百年,但字迹仍清晰可见。

整座清东陵几乎都被盗墓贼翻过了,“东陵大盗”孙殿英假借军演之名,对乾隆皇帝的裕陵和慈禧皇太后的定东陵加以盗掘,东陵内大小陵寝也没逃过其他盗墓者的恶爪,但只有顺治皇帝的孝陵“奇迹般”地被保存至今。

有人说是因为他的陵墓地宫中只有3个骨灰坛(还有孝康章皇后及孝献端敬皇后),而笃信佛教的顺治皇帝生前也曾明确表示不要厚葬,所以这么多年来逃过被盗的命运。同行友人笑说,可能与他生前修佛积德有关,但徐老师曾在书中写过,幸好新中国成立后立即对清东陵进行全面保护,不然再过几年,孝陵也会不知面对如何的命运。

写于距离清东陵15分钟车程外的马兰峪镇


 

1

深夜读史,见史书记载了这么一段清世祖顺治皇帝向一位和尚说的话:他说自己很不幸,五岁时父亲(即清太宗皇太极)就去世,母亲(即孝庄文皇后)因只有他一个儿子而对他较为溺爱,从小疏于管教。

当时顺治帝年幼即位,由叔父睿亲王多尔衮把持朝政,他似乎没有半点想要把权力交还给侄儿的意思,因此也没有安排小皇帝接受教育,就这样让他“游戏人间”直到14岁,但没想到多尔衮后来暴毙,顺治帝才方始亲政,亲自治理国家大事。

不过问题就来了,这时的顺治帝仿若一个没受过教育的少年,而面对满朝文武大臣们呈上来的奏章时,他完全读不懂、看不明白,可是他并没有因此放弃,而是选择励精图治,想要发奋弥补自己的先天不足。

3

除了处理朝政,顺治帝说他利用剩余的时间来勤奋读书,每天凌晨3至5点就起床学习,用了9年时间才追回之前所失去的,他还为此曾经读书读到吐血!

给予现代人的启示

以上这段对我有不小的启发,一是从古人身上,我们看到只要有恒心、毅力,坚持努力不懈,终究会学有所成,顺治帝可说是从一个近乎目不识丁的小少爷,通过自身努力而成为一位精通满汉文化的少年天子。

另外,他说自己是独生子,因母亲过分溺爱而缺乏管教,其实这和时下很多父母亲是一样的,我就见过不少人把自己的孩子当成是天才儿童,在教育方面甚是宽松,殊不知这样做恐怕反而会让孩子日后遭受更多的困难。

读罢,抚书临窗,外头是如此宁静,但这史书上短短几行却在我脑海里弹出了多少涟漪,我们必须抱着虚心的态度来读历史,因为书里充满了古人的智慧,能成为现代人在困境、黑暗中的盏盏明灯。

不过如果阅读者自以为是,或纠结于某些莫名其妙的牛角尖,那就真的是浪费时间了。

2

(“上一日语师朕极不幸,五岁时先太宗早已宴驾,皇太后生朕一身,又极娇养,无人教训,坐此失学。年至十四,九王(多尔衮)薨,方始亲政。阅读诸臣奏章茫然不解,由是发愤读书。每晨牌至午理军国大事外,即读书至晚,然顽心尚在,多不能记。逮五更起读,天宇空明始能背诵。计前后读书读了九年,曾经呕血。”—《天童弘觉忞禅师北游集》)


 

《西京长安》

2

摄于2019年四月初,西安古城

北风作响
夜里掠过西安城墙
犹如 吟唱着古城一段段沧桑
一声声嗟叹

摇晃的大唐江山 马蹄声狂乱
城门上的沉静 霎那间血腥登场
叛军 那剑锋挥过的地方
曾划断多少儿女情长
史书里短短几行诉尽西京长安

而今 老墙斑驳依然
一壶白月光轻踩着碎砖
如诗般 把旧事书写在远方。

摄于2019年四月初 西安古城
诗于2019年五月末 新加坡

位于清东陵内的景陵双妃园寝。

按照清代皇家惯例,皇帝所有的嫔妃去世后一般要葬在皇陵附近,而这块墓地会被称为某陵妃园寝。清圣祖康熙皇帝文治武功样样行,他的名气在清朝诸位皇帝中要算是名列前茅了,后宫嫔妃人数众多,单单葬在景陵妃园寝里的就有48人。

最特别的是,有另外两位康熙皇帝的妃子——悫(què)惠皇贵妃和惇怡皇贵妃却获得独立建筑妃园寝的殊荣,到底是这两位妃子有什么过人之处,还是她们与康熙皇帝之间有着电视剧中那般至死不渝的爱情,因此得以独立建陵?

这种种的猜测让不少文学创作者得到灵感,也让很多人有了遐想的空间,但很可惜,真实的历史又和这些爱恨情仇有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根据史书记载,景陵双妃园寝是康熙皇帝之孙乾隆皇帝感恩幼年时在皇宫里,曾受到这两位妇人的抚育,而在乾隆二年(1737年)五月下了一道手谕,亲自命令建造的,开了独立修筑妃园寝的特例。双妃园寝是清代所有妃园寝中等级、规格最高的一座。

a

乾隆皇帝画像。(取自网络)

乾隆皇帝在这道谕旨中说:“朕自幼令,仰蒙皇祖慈爱,抚育宫中,又命太妃皇贵妃、太妃贵妃提协看视。两太妃仰体皇祖圣心,恩勤备极周至。朕心感念不忘,意欲为两太妃千秋之后,另建园寝,令王大臣稽查旧例。”

王大臣奏称:“古有另建园寝之制,今若举行与典礼允协。”于是乾隆帝“朕奏闻皇太后,钦奉懿旨允行。可传谕该部,于景陵稍后附近处,敬谨相度,择地营造,其规制稍加展拓,以昭朕敬礼之意。”

原来早在康熙六十一年,当时只有12岁的小弘历被父亲雍亲王(即后来的雍正皇帝)巧妙安排在皇爷爷康熙帝面前出现,据说他还背诵了北宋文人周敦颐的名篇《爱莲说》,使得皇爷爷对这个聪颖过人的皇孙倍加赞赏,并决定将他抱进宫里抚养。

康熙皇帝当时指派了稳妥、善良的悫惠皇贵妃和惇怡皇贵妃充当小弘历的保姆,并由这两位妃子精心护理他在宫里的生活起居。

远眺双妃园寝。

斗转星移,等到康熙皇帝和雍正皇帝都驾崩、乾隆皇帝继位,她们仍健康活着, 乾隆皇帝为感念二人的抚育之恩,因此为双妃单建陵园,以表敬仰之意,也体现了清朝统治者以孝治天下的典范。

劳苦功高又长寿的皇太妃

第一位入葬双妃园寝的是佟佳氏,谥号为悫惠皇贵妃,生于康熙七年(1668年)、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封为贵妃,在康熙晚年(不立皇后、皇贵妃情况下)负责主持后宫事务多年,后来在雍正二年(1724年)晋为皇贵妃、乾隆元年(1736年)晋尊为寿祺皇贵妃,死于乾隆八年(1743年),享年76岁,同年葬于双妃园寝。

她的身世非常显赫,出身于满洲镶黄旗,是领侍卫内大臣佟国维的二女儿,而佟国维就是康熙皇帝生母孝康皇后的弟弟,无独有偶的是,她后来也和姐姐一起嫁给了表哥康熙皇帝。她姐姐就是康熙皇帝第三任皇后孝懿皇后,不过可惜红颜薄命,她在这个位子上只当过一天就病逝了,不像自己一直活到了乾隆初年。

乾隆八年,佟佳氏薨逝后,有大臣提议辍朝五日,乾隆皇帝却下令辍朝十日,由此可见这位皇太妃在他心中的分量。

另外一位墓主人则是惇怡皇贵妃,瓜尔佳氏,是康熙皇帝所有嫔妃中最后一位离世的。她出生于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比康熙皇帝还小29岁,17岁的时候被封为和嫔。徐广源老师在《大清皇陵秘史》中曾提过,康熙皇帝的嫔妃中有很多人入宫多年一直到死也得不到册封或没有封号的,例如雍正皇帝即位后发现宫中有一位属于老爸70多岁的低级嫔御,直到康熙皇帝驾崩连一个贵人名号都熬不上,一直是个常在,雍正皇帝即位后才把她升为贵人。

而这位瓜尔佳氏入宫不久就被封为嫔、成了主子,册文中也称赞她“德蕴温柔,性娴礼数”,表明了她是一位性格温和,知书达礼的女子,因此受到了皇帝爱戴。瓜尔佳氏被封为嫔的第二年,就为皇帝生下了一个女儿(皇十八女,后夭折),须知在那个时候能够为皇家生儿育女,那是多大的荣幸、多大的宠爱呀。

每逢瓜尔佳氏生日,乾隆皇帝都会隆重庆祝并赋诗祝贺,对于这两位奶奶辈的双妃,乾隆皇帝是极其尊重孝养,当佟佳氏死后,双妃只剩一妃,乾隆皇帝在悲痛之余,更感到贵太妃瓜尔佳氏健在的可贵,于是在佟佳氏死后不到三个月就晋尊瓜尔佳氏为温惠皇贵太妃,使她达到了妃级的顶级,仅次于皇后的尊位。

瓜尔佳氏在佟佳氏去世后,在宫里又生活了25个春秋,直到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她走完了86年的人生旅途,成为康熙皇帝55位后妃中最后一位离开人世的,谥号为惇怡皇贵妃。

惇怡皇贵妃的方城明楼与坟头。

如今双妃园寝保卫森严

尽管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双妃园寝至今仍然屹立于景陵东南方1公里处,并且被保护单位严密保护起来。2019年4月初,我和友人特到此处探访,却遭到清东陵管理处保安人员的拦截,并表示一概外人不得接近。

我上网查阅,发现原来虽然已经进入21世纪,但这些皇陵仍然面对盗墓贼的威胁,就在2015年10月31日,双妃园寝附近的景陵妃园寝就遭到盗掘,所幸当地公安机关迅速逮捕7名犯罪嫌疑人,追回12件被盗文物。

但我还是不死心,心想:千里迢迢从新加坡到这里,岂能就此轻易放弃考察陵寝呢?于是我和友人偷偷地爬上双妃园寝周围的山丘上走一圈,期间不时还听到陵园内传出的狗吠声,想必是陵园里的“恶犬”敏锐地听到我们的脚步,我们停下脚步往里头望,恰巧见到好几只凶猛的狗也正在盯着我们。

有人说,历史是昨天发生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去关注的,但我却恰恰相反,认为历史是过去式,但遵循历史的规律,我们却能大概看见未来。

历史长河中能够让我们借鉴、学习的东西太多太多了,例如通过这些历史人物故事,我们又能看到多少和眼下社会相似的地方?所有的人间冷暖、伦理道德、恩怨情仇,数百年甚至数千年过去了,但相似的故事总是不断在世界各个角落轮番上演着。


参考资料:《清史稿》、《清高宗实录》《大清皇陵秘史》(徐广源著)、《清代帝后的归宿》(于善浦著)。

a

最近去了一趟中国,抱恙探索了帝都北京、承德避暑山庄、古都西安和清东陵,去了好几个(秦、汉、唐及清代)皇陵,粗略了解这些墓主人的生前事迹,以及陵墓规制的演变,信息量很大,需要好些时间进行整理,但收获非常丰富,我回新至今两周,看到之前拍下的照片时仍感到激动。

分享发生在清东陵的一段小插曲吧,为了更好地了解景陵妃园寝(康熙皇帝的嫔妃们)的陵墓分布情况,我冒着被保安当盗墓贼射杀的危险,偷偷爬到该皇陵后面的山丘,但我仍心有不甘,因为有些角落看不到,于是我想爬上这棵树,从上面眺望应该可以看得更多、更远吧

树不高,看来应该很容易,但我还是笨手笨脚,用了大概10分钟才爬上去,还爬到气喘如牛、满头大汗!😂

2263

这样的事情虽然有其危险性,但我感觉做起来有点刺激,去年在清西陵就因没做好准备,不慎滚下山坡,手掌被划破流血,不过之后取得的收获都让这一切变得值得了。

英文俗语说的:No pain no gain,想必就是这个道理吧 😃


3153

1

香港一向给人繁荣、现代,还有典型“买东西吃东西”美食天堂、购物天堂的印象,可是殊不知在这一切繁华的背后,都有一道道深厚的历史柱石在支撑着。

2017年11月我到香港时,好友罗樂然(澳门大学历史系教授)知道我好 “历史味” ,特地带我到位于九龙城,探访一个名为 “宋王台” 的纪念石碑。

相传南宋末年,首都临安被元朝蒙古大军攻破,年幼的皇帝宋端宗赵昰和宋少帝赵昺在朝臣陆秀夫、张世杰、文天祥等人护送下南逃,可是元军统帅伯颜一心想对宋朝皇室斩草除根,因此一路穷追不舍。

0

后来宋元两军在今天的广东新会发生“崖门海战”,双方据说投入了军队30多万,但战争的结果却是元军以少胜多,宋军全军覆没,南宋正式灭亡。1279年3月19日,丞相陆秀夫见已经无法扭转颓势,便背着刚满8岁的宋少帝赵昺跳海殉国,少帝母亲杨太后听说此消息,感叹南宋复国无望,同样选择投海自杀殉国,这一件件悲壮的事迹被后人载入史册。

据网上资料指出,后来附近的百姓在一块可容纳50多人的巨岩上(相传宋端宗赵昰曾在此岩下洞内休息),刻上“宋王台”三字,巨岩被称为“圣山”(Sacred Hill)。可惜在二战香港日占时期,日军为了扩建启德机场而炸毁这块岩石。

尽管扩建机场的工程还没完成,日军就已经投降,但后来接管的港英政府因为空运需求增加,最终把圣山夷平,巨岩残骸则被移到新建的宋王台花园展览,从1960年开放至今。

我继续查找资料,也有说当年崖门海战之后,宋少帝的遗骸漂到今天深圳赤湾附近,被一位僧人发现,并从他身穿的龙袍认出是宋少帝,于是将他就地安葬。这个从照片中看起来不像帝陵的宋少帝陵现为深圳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到此追古凭吊一番。

583FC66B-C12E-49F5-A324-F969756EE356

罗Sir说,清朝覆灭时,一些忠于大清帝国的“亡国臣民”移居香港,他们并不认同共和体制,也对当时中国的政局感到失望,因此还会定期到宋王台来怀念清朝,因为宋王台就代表了中国封建帝制的象征。

今天,宋王台仍然伫立在九龙城马头涌一角,我依稀记得当时那里的游客不多,而它就寂静地注视着这几百年来的改朝换代,以及香港天翻地覆的变化。

历史往往让一些人感到很沉重,但细读之后又被它深深吸引及感动。这个“景点”一般人可能只会待20分钟吧,但我却在宋王台前注释良久,没想到这块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大石头,背后竟然承载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故事,我心想:如果它能说话,它将讲述说多少尘封已久的往事?


%d 博主赞过: